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纯朴。 高中时常听人说些淫娃的事,我只当故事听, 没想到后来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大学时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 平时打扮火辣喜欢小可爱配超短牛仔裤跑来跑去。 因为女友身材好,长得漂亮,我也喜欢他穿这样子, 带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 当然啦,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过了,她也承认过去有过其他男友, 但我不知道有几个直到后来分手我还是没问清楚。 他叫吴琳,之后我都以琳做代号。 有女友名字类似的请别介意。 和琳交往后,我们有过很多疯狂的性行为,她也全都配合。 但最夸张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带琳回南投老家度假,在自己家里也不敢同房, 想发泄时就把琳带到户外去解决反正老家偏僻, 在路上做也不见得有人会经过看上一眼。 更何况再走几步路,有一个小树林,更是方便。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比篮球场大一点点,我国中就在那打蓝球打到大。 大二回去那年已经有了活动式的蓝球架了。 之所以要说明这么清楚,是让大家明白,相关的地理环境, 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 OK,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个死党去树林中打球, 打输的那队欠赢的那队一客台塑牛排。 一开始是女友看着我们六个人打球,打了一阵, 阿坤就扭伤了脚。 大家商量一下,由女友代替上阵。 因为天气十分的热,打了一阵球后,在场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脱了, 而女友此时也是穿件小可爱在打球不过,里面有穿内衣, 后来也是因为内衣开始出问题。 打一阵以后,因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动后, 内衣的钢丝勾的她胸部疼痛。 看她不舒服,就叫了暂停。 这时女友就偷偷问我: 「老公,可不可以把内衣脱下来。 」她的小可爱是蛮厚的材质,琳的乳头又不大, 我想不致太过火。 我那些死党又很熟,我想不要紧,就答应她了。 她见我同意后,很夸张的做了一件事,现在想想, 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转了身子,手伸进小可爱中,把内衣解开, 就当着大家的面从小可爱中把内衣脱下来。 这样的动作再小心都会走光,更何况小可爱本来就蛮贴身的。 我离她最近,都看到好几次她的乳豆露了出来, 我的死党们离的较远但可以发现他们一下子都不讲话了, 认真的看我女友在脱内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装做不知道一样。 手拿着刚脱下的内衣,就走到蓝球架边,和我们的臭衣服放在一起。 当时的我见死党每个人都硬了,反而为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样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内衣, 走回球场就喊: 「好,再来!」少了内衣后, 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时左右晃动好不迷人, 每个人都不能专心打球包括我在内都无法专心, 只想找机会拉她到无人的角落大干一场。 不但这样,我还发现球出现在琳手上的机会特高, 大家也不忘把握机会做身体接触。 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径我都看在眼里。 我也不阻止,毕竟在这里放得开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 让琳给大家吃点豆腐也没什么。 这大概就是胡大大说的“凌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党们摸, 我摸的更大方除了会大方的抓着琳的胸部揉一会外, 也会故意从后抱着她另一手直接从她的超短裤外, 碰触一下她的下体。 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几下她也会受不了。 不过我看琳全场跑好像没事一样,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个受不了, 带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 「琳妹妹你这样我们很难专心耶。 是不是老B叫你用美人计让我们打不好?」老B是我高中时的外号, 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会, 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 「有机会给你们吃豆腐还不好呀!平常想看还看不到咧!」吉哥回答: 「那有, 包在里面我们又看不到。 」N蛋也说话了: 「对呀!影响我们的军心。 存心让我们输比赛。 」琳很直接就回答: 「穿内衣胸部会痛啊!」小龙也是个不输给吉哥的色胚, 走过来很小心的向吉哥使个眼色但被我看到了。 我也装着没看到,看他们想怎样。 小龙说: 「不然这样,给我们一些振奋军心的目标, 就当扯平。 」琳就问: 「什么振奋军心的目标?」我想这是明知故问啦!更过份的是我们敌队三个吉哥、N蛋、小龙都来了, 我这队的除了我和琳还有一个意哥。 意哥什么话都不说,摆明看戏。 反而在场边休息的阿坤,走过来关心一下发生什么事。 其实他的眼光,关心琳胸部的时间还多一点。 琳发现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 我只好走过来, 问: 「吉哥,你说什么目标。 」其实我在场,吉哥本来不敢说的,但精虫一入脑, 还管他什么朋友妻。 吉哥说: 「你们输一球,脱一件!」其他人听了不敢接口, 怕我翻脸!但他们错了!我巴不得琳这时一丝不挂的给他们看光 看到琳这时的样子全场六个人,那个不是硬的难受。 我笑一笑, 把问题丢给琳决定: 「要我脱没关系啊!琳要脱我也不反对, 但也要她敢脱。 」我故意用激将法,想要琳答应。 果然, 就听到琳说: 「谁不敢脱,但不公平。 」小龙和好色的吉哥见机不可失, 马上问: 「那里不公平?」琳说: 「难道你们输了不用脱?」吉哥这时爽快的不得了: 「可以, 我们也输一球脱一件!」琳又反对: 「一球一件 马上就脱光了。 睹注太大!」吉哥和小龙马上改: 「可以, 输一场脱一件。 」好!球赛又开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个像琳那样漂亮的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 乔丹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果然第一局我们就惨败!一球都没投进依约, 我们都脱了一支袜子!谁叫吉哥没有规定明白。 结果少了一件袜子后,更不好打球!另一支袜子也输掉了。 再打下一场时,吉哥他们太急色,都想趁机偷摸琳, 被我们大反攻。 你们也猜得到,他们也开始脱袜子。 也跟我们一样,很快就输掉了另一支袜子。 第五场时,大家平常都没力了!今天有了这种睹注, 人人都精力无穷!我们这队也精力无穷但我们还是输的很快。 因为不论敌我,都想看琳脱光!连我也开始想像琳在死党前全裸的样子。 琳到底脱了什么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于是我们这队都没有鞋子穿了。 没有鞋子后,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动不了,因为脚踩在地上会痛。 经他恳求后,她又穿回鞋子,脱下手表。 而我们男生一开始打球就把表都脱掉了,所以仍旧赤脚。 第六场,大家想像的到。 没有了鞋子,根本战况是一边倒。 我和意哥把外裤脱了,大家只等琳会怎么做。 琳说了: 「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机会。 」吉哥马上答腔提醒她: 「说话要算话哦!」琳辩不过他们, 就向我看来。 我回答了: 「谁叫你答应要睹的。 」琳听了多少有点睹气,就背对着我, 对那群死党说: 「好, 脱就脱!」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裤脱了 露出她穿的T-Back!我也没想到她那天也穿T-Back!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 天气热,运动后,美女当前,每个在场的人都有喷鼻血的冲动!琳走向篮球架, 把牛仔裤摺好放好,再走回来。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打了,以免脱更多。 但琳一付不在乎的样子: 「再来!」第八场, 只穿小可爱、T-Back内裤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场上跑 吉哥和小龙这两个大色狼怎么受得了完全不掩示的去摸琳的屁股。 我相信他们还故意去摸琳的小穴,但我没注意到, 因为我趁他们对琳上下其手时连进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龙二话不说,把外裤给脱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场,场面已经非常淫荡,五只穿内裤的大男孩, 在场上追逐一个全裸的美女。 吉哥、小龙和N蛋,他们一样忙着在琳的身上动手。 我也不时加入他们,这时更大胆的把琳的内裤拨开, 摸她的小穴很明显的湿了一片。 大腿上的汗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 不只我摸时这样,吉哥他们要摸小琳时,小琳也会把腿打开让他们摸。 我看得出来琳完全动情了,也愈来愈跑不动。 猜看看谁赢了?让你们失望一下,吉哥输了!他两手都是琳的淫液, 滑的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们三个当然不啰嗦,马上把内裤一拉, 脱个干净。 琳一点都没回避,很仔细的看着吉哥等三人的阳具。 吉哥他们那根玩意当然不是软的了,每个人都硬的挺起来。 琳就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样,走来走去观看, 我怀疑她那时其实很想找一根就塞进自己的小穴中。 琳说: 「怎么样,我还是赢了, 你们没话说了吧!」吉哥说: 「谁说你赢了, 我还有双球鞋在啊!」琳说: 「那你们是一定要输光啰?」吉哥回答: 「哼!下一场我们再输 就这样回家!」琳很干脆: 「好!那再来一局!」吉哥趁机再加一句话: 「谁最后输了 谁就全裸回家!」琳好像故意似的: 「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么回家!」第十场 我们当然不会再让琳赢球莫明奇妙的输掉了。 这次连吉哥都没讲话,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着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裤裤,慢慢的往下拉, 露出了一点阴毛后又很快的拉起来。 有点淫荡的看着大家。 这时我已经硬的有点受不了,好想把琳脱到旁边狂干!又想看她要怎么做。 琳把小可爱拉起了一点,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 就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 说: 「这么想看啊?」大家都点点头。 琳大概还是会不好意思吧,转过身,脱掉小可爱, 然后用双手遮着胸部走去篮球架放衣服。 那时全部的人唿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犹豫了一会, 说: 「就给你们看嘛!没看过女人胸部啊!」说完就把手放下。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状很美!我最喜欢干她时揉她的胸部, 看她胸部变形的样子会有一阵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么话。 吉哥的阳具不但硬了,而且有点发紫,阳光下还可以看到有液体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的身边,轻轻用手弹一下他的龟头。 浅笑说: 「下一场一定让你们输光。 」吉哥居然当着我面,很快的轻咬了一下琳的乳头, 让琳吓了一跳又遮住了胸部。 现场一度尴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气,就没得玩了。 我正兴奋得不得了,怎么会生气。 琳也只是含笑轻骂了句: 「色狼!」就把手又放下, 让大家可以任意的看着她的乳房随她的跑步跳动。 第十一场,谁还有心进球啊!这场几乎就是琳的凌辱大会, 大家都围着琳用力的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 琳甚至已经开始发出喘息声被小龙摸到脚软, 趴在地上。 反正不知道怎么打的,这场输了就对了。 我们输了时,琳还趴在地上起不来。 她的T-Back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流满淫水还是汗水的小穴, 就这样被所有人看着。 等我把我的内裤脱掉时, 琳才发现说: 「啊, 我们输了?」她看看左右的人都看着她, 等她脱最后一件。 琳坐起来,看着我勃起的阳具, 说: 「老公, 帮我脱。 」她让我脱她内裤时,把腰挺的高高的, 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湿掉的肉穴在阳光下闪着光。 脱掉她内裤后,我回到篮球架旁边,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钱买的数位相机平常我都会尽量随身带着, 但没想到碰到这大好机会。 拿着相机,我指挥琳做动作。 就看o雪白的身体在都是土的球场上,任意的磙着, 做出任何我想像的到的淫荡姿势。 等她全身都是土时,我叫她拉着吉哥的阴茎, 含着口交。 另一只手叫她翻开小穴自慰。 我则一张张的拍。 琳终于受不了了,拉着吉哥的阴茎,就要塞到自己的肉穴中。 我马上阻止,因为起码要由我开场。 我把相机交给意哥,迫不及待的坐在地上,要琳坐到我身上来。 琳拉起我的阴茎,一下子就滑了起去,发出了很大声很满足的淫声。 我很难形容那个声音,那只有忘我的满足时才会发得出来。 话说琳被我插入后,整个人都快发狂了。 用力的扭动她的腰,强力的拉扯让我的阴茎十分的疼痛, 只好叫他慢点。 琳便由旋转的扭动,变成上下的大力摆动。 这样的摆动可以让我插的很深,整根都没入了她的阴唇里, 然后她的臀部再重重的撞到我的大腿上。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做过,但至少我很难受得了这样强烈的攻击。 于是我转守为攻,勐力的挺腰反击,让琳叫的有点像在嚎哭。 很奇怪,但那是她叫春的声音。 我把数位相机拿给吉哥,由他来拍摄,我则继续担任导演, 指挥琳做着各种姿势。 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过来「帮忙」爱抚着琳身上的每一个部份。 像小龙就和琳做法式深吻,一手摸着琳的阴蒂。 只不过当龙手再顺着往下摸琳的阴唇时,就会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处。 我不是Gay,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就把龙的手拉开, 让琳自己抚摸。 当所有人都围着琳时,吉哥拿着相机退出了战围, 才能看得更清楚。 琳这时全身赤裸,只有穿一只球鞋坐在我身上。 手上抓着意哥和N蛋的阴茎交替的往嘴里送;小龙没办法再吻琳的嘴, 就大力的又吻又抓粗暴的对待琳的左胸。 右胸则交给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阿坤(他脚一开始就扭伤了, 记得没?所以他是在场唯一有穿衣服的。 )。 我们五个人摸遍了琳的全身,而且出手都相当的重。 不用三分钟,琳的乳房臀部和左右大腿, 都出现了手指的红印而且满地的沙土混着琳身上的汗, 看来像是洗了场泥浆浴。 但琳像是十分享受,不断的高声叫春,没机会说什么话。 (琳一直都这样,真的爽的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场景实在太淫荡,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冲动, 所以赶紧把琳的臀部抬高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 琳因为我突然拔出, 十分不满足: 「老公…老公…干我, 快点干我。 」我看了看吉哥,他忍了很久了,又当了这么久的摄影师, 当然要给他奖励一下 所以我转头跟琳说: 「琳, 老公一个人干你不够我叫别的男人干你好不好?」琳转头看着六个围着她的裸男, 说: 「你们想要轮奸我啊。 要我老公同意哦。 」边说边爱抚着自己流着水的肉穴,所有人都看的受不了。 我用手用力的插进她的肉穴中,琳啊的叫了一声。 我再故意问她: 「谁要被干?」琳有点喘息的回答: 「我, 我要被干」我再逗: 「不行不能说我, 要加名字。 」琳知道我希望她讲淫荡的话来挑逗我们, 就说: 「是琳我吴○琳想要被干,被你们所有人的大棒棒干。 」说着用自己的手拨开自己的阴唇, 又说: 「吴○琳是天下最淫荡的女人, 吴○琳的小妹妹要被干快点满足我。 」最后一句话简直是用喊的。 像琳这样的美女,打开自己的阴户,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要被干, 真的没什么男人能忍得住。 平常她这招只是对我用的,但这次一口气对六个男人, 一样见效。 小龙马上就到琳面前,抬起自己的阴茎,准备插进去, 但又被我阻止了。 我说: 「把她抬到树那边去。 」大家把琳抬过去时,还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开。 琳也很配合的把阴唇再度分开,自慰给所有人看。 小龙也趁机一下子插了进去,抽动了几下再很舍不得的拔出来。 我把我们的衣服拿来,让琳抱着粗糙的松树树干, 再把他两手绑住。 只可惜没有带到绳子,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绑起来干, 看看日本的SM是什么感觉。 这时虽然没有绳子,但看到琳被绑在树上,沾满了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树干上磨擦, 有一种很强的凌虐感。 其实我那时多少会心疼,但色慾攻心时,也顾不到怜香惜玉。 把琳的腿分开后,我就叫吉哥从后面进入了。 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吉哥的那家伙的确比我的更大。 一插进琳的小肉穴后, 琳就发出了感叹: 「这个好大, 我的小穴穴塞得好满好…好…」谁也不知道琳后来说好什么, 她后来除了叫春外说的几乎都是呓语,没人听得懂。 我们大家又开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寸肌肤,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 不一会儿,琳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 吉哥虽然忙着干,手也没闲着,故意就把琳的胸部挤向树干上磨擦。 琳觉得痛了, 就喊着: 「痛、痛、啊…可是好…好爽。 轻…轻一点。 」吉哥当然不听,更用力的去磨琳的乳房, 结果这次刮伤她粉嫩的乳房琳大叫一声!吓大家一跳, 吉也停下来不抽动。 我问琳: 「怎么了?」琳的手被绑住了, 气的用脚去踼吉哥。 边骂: 「人家的胸部好痛!再这样我不玩了。 」于是我把琳松绑,看到她的胸部被树干擦出了一条条血丝, 还是蛮舍不得的。 这时吉哥还插在琳的肉穴中,我从前方深吻了一下琳, 轻轻的抚摸她的乳头 然后用眼神对吉哥示意: 「干她!」吉哥收到后, 把阴茎慢慢抽出至洞口再一口气用力抽进去。 琳受到刺激,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说: 「好…好深…会受不了。 」我让意哥接手我的位置,让琳弯下腰来替意哥口交。 小龙和N蛋则抓着琳的双手去抓自己的阴茎。 阿坤来的太慢,没有占到好位置,只好跟小龙和N蛋抢摸琳的胸部。 我则找了个好位置,把琳现在淫荡的样子拍下来。 切到近拍功能后,我把镜头对准了琳和吉哥交合的地方拍了几张。 这时突然想到,就把数位相机切到浏览画面给琳自己看。 琳被干的两眼发白,相机在她眼前她也看不见, 还要我提醒她: 「琳你看你被干的淫荡样子。 」琳看到自己的照片说: 「我…我好淫荡。 还要…还要…」吉哥看的受不了, 对我一字一顿的说: 「我?快?要?射?了。 」做个手势指着琳的肚子,表示要射在里面。 我咬了牙,点点头。 吉哥马上加快速度抽动,琳叫的声音也愈大声。 吉哥在一阵深唿吸后停住不动了,琳也用力的抬起上半身, 做了一个大声唿喊的表情但没有声音。 琳发现吉哥射在里面, 转头对坤哥说: 「你…怎么射在里面, 人家现在还在危险期呐。 」我就对琳说: 「我叫他射的,我喜欢看你的小穴穴里流满不同男人的精液。 」琳故做生气的说: 「我被别的男人干, 你看的很爽喔。 」邅时吉哥缓缓的把阴茎拔了出来,白浊的精液也跟着流出来。 我马上叫琳蹲下,上身向后倾,把正在流精液的美穴清楚的拍了下来。 小龙刚只插了两下,十分不满。 也不等琳小穴的精液都流出来,就直接把琳拉倒, 躺在球场上 压在琳的身上问: 「要不要试看看我的肉棒?」琳这时还故做害羞, 把脸遮起来说: 「不要要干我要问我老公。 」得到老婆尊重,我当然得意。 就像指挥这场戏一样, 我回答: 「干死这淫妇!让她爽到死为止。 」小龙和吉哥不一样, 喜欢边干边问话: 「琳, 怎么样被干的爽不爽?」琳正赶着要上另一波高潮, 就回答: 「爽…爽…爽翻了。 」小龙又问: 「喜不喜欢被我干?」琳回答: 「喜欢…」小龙居然还学我那一招, 问: 「谁喜欢被我干?」琳也乖乖的回答: 「吴…吴○琳喜欢被干。 」然后突然放大声音说: 「不要问了, 我好爽我要被干,让我爽,不要一直问。 」小龙说好!就把琳的屁股抬高,用由上往下的姿势快速的抽插琳的小穴。 琳也回应似的大声叫春。 这样支持了五六分钟,虽然小龙一身都是汗也不停, 小龙的体力实在很好。 小龙也感觉到自己要射了, 就问琳: 「要我射那里?」琳回答: 「射…射在里面。 我老公要…要你们都射在里面。 弄大…我的肚子。 」就这样,我们在大太阳下的球场轮奸了琳。 七个人一丝不挂的全躺在球场上喘着。 琳蛮惨的,我们六个人干到一半时,琳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不断的高潮其实是会累的。 但没干完的,仍一个接一个的上,琳没有大动作, 只会浅浅的叫春而已。 现在想想,后来的场景很像是强奸。 等所有人都干完,琳全身都软了,脚也站不直, 只能躺在地上喘气。 有能力干超过一个小时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的, 长时间做爱后女友都会脚软站不起来。 这时琳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穿着球鞋,两腿开的开开的躺在地上, 阴户还不断的流出精液。 六人份的精液实在不少,在琳的阴户前流成了一滩小水洼。 当然,每个人都累了,不过没有琳那么累。 兴奋过后,大家也清醒了一点,六男一女全裸躺在地上, 久了还是怕人经过发现。 所以我们把琳抬起来,到树林中,找片柔软的草地把她放着。 琳因为太累,在轻风吹拂下,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睡着了。 那天最精采的就是以上那段,把所有人都搞累了, 接下来就不太有搞头了不过还是把后来的剧情交待一下。 后面的内容会无聊一点,真不好意思。 后来那个暑假,琳差不多都是公开的和我这几个朋友分享着用。 开学过后不久,我就和她分手了。 说老实话,我在这点上和胡大大不太一样,女友被玩成这样后, 感情就淡了也不想珍惜。 但可能我就是喜欢这种美艳淫荡型的,二个月后又交了一个女友, 虽然没有琳这么夸张但也是很敢玩的。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纯朴。 高中时常听人说些淫娃的事,我只当故事听, 没想到后来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大学时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 平时打扮火辣喜欢小可爱配超短牛仔裤跑来跑去。 因为女友身材好,长得漂亮,我也喜欢他穿这样子, 带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 当然啦,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过了,她也承认过去有过其他男友, 但我不知道有几个直到后来分手我还是没问清楚。 他叫吴琳,之后我都以琳做代号。 有女友名字类似的请别介意。 和琳交往后,我们有过很多疯狂的性行为,她也全都配合。 但最夸张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带琳回南投老家度假,在自己家里也不敢同房, 想发泄时就把琳带到户外去解决反正老家偏僻, 在路上做也不见得有人会经过看上一眼。 更何况再走几步路,有一个小树林,更是方便。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比篮球场大一点点,我国中就在那打蓝球打到大。 大二回去那年已经有了活动式的蓝球架了。 之所以要说明这么清楚,是让大家明白,相关的地理环境, 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 OK,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个死党去树林中打球, 打输的那队欠赢的那队一客台塑牛排。 一开始是女友看着我们六个人打球,打了一阵, 阿坤就扭伤了脚。 大家商量一下,由女友代替上阵。 因为天气十分的热,打了一阵球后,在场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脱了, 而女友此时也是穿件小可爱在打球不过,里面有穿内衣, 后来也是因为内衣开始出问题。 打一阵以后,因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动后, 内衣的钢丝勾的她胸部疼痛。 看她不舒服,就叫了暂停。 这时女友就偷偷问我: 「老公,可不可以把内衣脱下来。 」她的小可爱是蛮厚的材质,琳的乳头又不大, 我想不致太过火。 我那些死党又很熟,我想不要紧,就答应她了。 她见我同意后,很夸张的做了一件事,现在想想, 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转了身子,手伸进小可爱中,把内衣解开, 就当着大家的面从小可爱中把内衣脱下来。 这样的动作再小心都会走光,更何况小可爱本来就蛮贴身的。 我离她最近,都看到好几次她的乳豆露了出来, 我的死党们离的较远但可以发现他们一下子都不讲话了, 认真的看我女友在脱内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装做不知道一样。 手拿着刚脱下的内衣,就走到蓝球架边,和我们的臭衣服放在一起。 当时的我见死党每个人都硬了,反而为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样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内衣, 走回球场就喊: 「好,再来!」少了内衣后, 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时左右晃动好不迷人, 每个人都不能专心打球包括我在内都无法专心, 只想找机会拉她到无人的角落大干一场。 不但这样,我还发现球出现在琳手上的机会特高, 大家也不忘把握机会做身体接触。 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径我都看在眼里。 我也不阻止,毕竟在这里放得开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 让琳给大家吃点豆腐也没什么。 这大概就是胡大大说的“凌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党们摸, 我摸的更大方除了会大方的抓着琳的胸部揉一会外, 也会故意从后抱着她另一手直接从她的超短裤外, 碰触一下她的下体。 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几下她也会受不了。 不过我看琳全场跑好像没事一样,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个受不了, 带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 「琳妹妹你这样我们很难专心耶。 是不是老B叫你用美人计让我们打不好?」老B是我高中时的外号, 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会, 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 「有机会给你们吃豆腐还不好呀!平常想看还看不到咧!」吉哥回答: 「那有, 包在里面我们又看不到。 」N蛋也说话了: 「对呀!影响我们的军心。 存心让我们输比赛。 」琳很直接就回答: 「穿内衣胸部会痛啊!」小龙也是个不输给吉哥的色胚, 走过来很小心的向吉哥使个眼色但被我看到了。 我也装着没看到,看他们想怎样。 小龙说: 「不然这样,给我们一些振奋军心的目标, 就当扯平。 」琳就问: 「什么振奋军心的目标?」我想这是明知故问啦!更过份的是我们敌队三个吉哥、N蛋、小龙都来了, 我这队的除了我和琳还有一个意哥。 意哥什么话都不说,摆明看戏。 反而在场边休息的阿坤,走过来关心一下发生什么事。 其实他的眼光,关心琳胸部的时间还多一点。 琳发现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 我只好走过来, 问: 「吉哥,你说什么目标。 」其实我在场,吉哥本来不敢说的,但精虫一入脑, 还管他什么朋友妻。 吉哥说: 「你们输一球,脱一件!」其他人听了不敢接口, 怕我翻脸!但他们错了!我巴不得琳这时一丝不挂的给他们看光 看到琳这时的样子全场六个人,那个不是硬的难受。 我笑一笑, 把问题丢给琳决定: 「要我脱没关系啊!琳要脱我也不反对, 但也要她敢脱。 」我故意用激将法,想要琳答应。 果然, 就听到琳说: 「谁不敢脱,但不公平。 」小龙和好色的吉哥见机不可失, 马上问: 「那里不公平?」琳说: 「难道你们输了不用脱?」吉哥这时爽快的不得了: 「可以, 我们也输一球脱一件!」琳又反对: 「一球一件 马上就脱光了。 睹注太大!」吉哥和小龙马上改: 「可以, 输一场脱一件。 」好!球赛又开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个像琳那样漂亮的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 乔丹都不会是你的对手!果然第一局我们就惨败!一球都没投进依约, 我们都脱了一支袜子!谁叫吉哥没有规定明白。 结果少了一件袜子后,更不好打球!另一支袜子也输掉了。 再打下一场时,吉哥他们太急色,都想趁机偷摸琳, 被我们大反攻。 你们也猜得到,他们也开始脱袜子。 也跟我们一样,很快就输掉了另一支袜子。 第五场时,大家平常都没力了!今天有了这种睹注, 人人都精力无穷!我们这队也精力无穷但我们还是输的很快。 因为不论敌我,都想看琳脱光!连我也开始想像琳在死党前全裸的样子。 琳到底脱了什么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于是我们这队都没有鞋子穿了。 没有鞋子后,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动不了,因为脚踩在地上会痛。 经他恳求后,她又穿回鞋子,脱下手表。 而我们男生一开始打球就把表都脱掉了,所以仍旧赤脚。 第六场,大家想像的到。 没有了鞋子,根本战况是一边倒。 我和意哥把外裤脱了,大家只等琳会怎么做。 琳说了: 「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机会。 」吉哥马上答腔提醒她: 「说话要算话哦!」琳辩不过他们, 就向我看来。 我回答了: 「谁叫你答应要睹的。 」琳听了多少有点睹气,就背对着我, 对那群死党说: 「好, 脱就脱!」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裤脱了 露出她穿的T-Back!我也没想到她那天也穿T-Back!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 天气热,运动后,美女当前,每个在场的人都有喷鼻血的冲动!琳走向篮球架, 把牛仔裤摺好放好,再走回来。 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打了,以免脱更多。 但琳一付不在乎的样子: 「再来!」第八场, 只穿小可爱、T-Back内裤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场上跑 吉哥和小龙这两个大色狼怎么受得了完全不掩示的去摸琳的屁股。 我相信他们还故意去摸琳的小穴,但我没注意到, 因为我趁他们对琳上下其手时连进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龙二话不说,把外裤给脱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场,场面已经非常淫荡,五只穿内裤的大男孩, 在场上追逐一个全裸的美女。 吉哥、小龙和N蛋,他们一样忙着在琳的身上动手。 我也不时加入他们,这时更大胆的把琳的内裤拨开, 摸她的小穴很明显的湿了一片。 大腿上的汗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 不只我摸时这样,吉哥他们要摸小琳时,小琳也会把腿打开让他们摸。 我看得出来琳完全动情了,也愈来愈跑不动。 猜看看谁赢了?让你们失望一下,吉哥输了!他两手都是琳的淫液, 滑的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们三个当然不啰嗦,马上把内裤一拉, 脱个干净。 琳一点都没回避,很仔细的看着吉哥等三人的阳具。 吉哥他们那根玩意当然不是软的了,每个人都硬的挺起来。 琳就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样,走来走去观看, 我怀疑她那时其实很想找一根就塞进自己的小穴中。 琳说: 「怎么样,我还是赢了, 你们没话说了吧!」吉哥说: 「谁说你赢了, 我还有双球鞋在啊!」琳说: 「那你们是一定要输光啰?」吉哥回答: 「哼!下一场我们再输 就这样回家!」琳很干脆: 「好!那再来一局!」吉哥趁机再加一句话: 「谁最后输了 谁就全裸回家!」琳好像故意似的: 「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么回家!」第十场 我们当然不会再让琳赢球莫明奇妙的输掉了。 这次连吉哥都没讲话,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着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裤裤,慢慢的往下拉, 露出了一点阴毛后又很快的拉起来。 有点淫荡的看着大家。 这时我已经硬的有点受不了,好想把琳脱到旁边狂干!又想看她要怎么做。 琳把小可爱拉起了一点,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 就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 说: 「这么想看啊?」大家都点点头。 琳大概还是会不好意思吧,转过身,脱掉小可爱, 然后用双手遮着胸部走去篮球架放衣服。 那时全部的人唿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犹豫了一会, 说: 「就给你们看嘛!没看过女人胸部啊!」说完就把手放下。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状很美!我最喜欢干她时揉她的胸部, 看她胸部变形的样子会有一阵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么话。 吉哥的阳具不但硬了,而且有点发紫,阳光下还可以看到有液体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的身边,轻轻用手弹一下他的龟头。 浅笑说: 「下一场一定让你们输光。 」吉哥居然当着我面,很快的轻咬了一下琳的乳头, 让琳吓了一跳又遮住了胸部。 现场一度尴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气,就没得玩了。 我正兴奋得不得了,怎么会生气。 琳也只是含笑轻骂了句: 「色狼!」就把手又放下, 让大家可以任意的看着她的乳房随她的跑步跳动。 第十一场,谁还有心进球啊!这场几乎就是琳的凌辱大会, 大家都围着琳用力的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 琳甚至已经开始发出喘息声被小龙摸到脚软, 趴在地上。 反正不知道怎么打的,这场输了就对了。 我们输了时,琳还趴在地上起不来。 她的T-Back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流满淫水还是汗水的小穴, 就这样被所有人看着。 等我把我的内裤脱掉时, 琳才发现说: 「啊, 我们输了?」她看看左右的人都看着她, 等她脱最后一件。 琳坐起来,看着我勃起的阳具, 说: 「老公, 帮我脱。 」她让我脱她内裤时,把腰挺的高高的, 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湿掉的肉穴在阳光下闪着光。 脱掉她内裤后,我回到篮球架旁边,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钱买的数位相机平常我都会尽量随身带着, 但没想到碰到这大好机会。 拿着相机,我指挥琳做动作。 就看o雪白的身体在都是土的球场上,任意的磙着, 做出任何我想像的到的淫荡姿势。 等她全身都是土时,我叫她拉着吉哥的阴茎, 含着口交。 另一只手叫她翻开小穴自慰。 我则一张张的拍。 琳终于受不了了,拉着吉哥的阴茎,就要塞到自己的肉穴中。 我马上阻止,因为起码要由我开场。 我把相机交给意哥,迫不及待的坐在地上,要琳坐到我身上来。 琳拉起我的阴茎,一下子就滑了起去,发出了很大声很满足的淫声。 我很难形容那个声音,那只有忘我的满足时才会发得出来。 话说琳被我插入后,整个人都快发狂了。 用力的扭动她的腰,强力的拉扯让我的阴茎十分的疼痛, 只好叫他慢点。 琳便由旋转的扭动,变成上下的大力摆动。 这样的摆动可以让我插的很深,整根都没入了她的阴唇里, 然后她的臀部再重重的撞到我的大腿上。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做过,但至少我很难受得了这样强烈的攻击。 于是我转守为攻,勐力的挺腰反击,让琳叫的有点像在嚎哭。 很奇怪,但那是她叫春的声音。 我把数位相机拿给吉哥,由他来拍摄,我则继续担任导演, 指挥琳做着各种姿势。 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过来「帮忙」爱抚着琳身上的每一个部份。 像小龙就和琳做法式深吻,一手摸着琳的阴蒂。 只不过当龙手再顺着往下摸琳的阴唇时,就会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处。 我不是Gay,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就把龙的手拉开, 让琳自己抚摸。 当所有人都围着琳时,吉哥拿着相机退出了战围, 才能看得更清楚。 琳这时全身赤裸,只有穿一只球鞋坐在我身上。 手上抓着意哥和N蛋的阴茎交替的往嘴里送;小龙没办法再吻琳的嘴, 就大力的又吻又抓粗暴的对待琳的左胸。 右胸则交给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阿坤(他脚一开始就扭伤了, 记得没?所以他是在场唯一有穿衣服的。 )。 我们五个人摸遍了琳的全身,而且出手都相当的重。 不用三分钟,琳的乳房臀部和左右大腿, 都出现了手指的红印而且满地的沙土混着琳身上的汗, 看来像是洗了场泥浆浴。 但琳像是十分享受,不断的高声叫春,没机会说什么话。 (琳一直都这样,真的爽的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场景实在太淫荡,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冲动, 所以赶紧把琳的臀部抬高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 琳因为我突然拔出, 十分不满足: 「老公…老公…干我, 快点干我。 」我看了看吉哥,他忍了很久了,又当了这么久的摄影师, 当然要给他奖励一下 所以我转头跟琳说: 「琳, 老公一个人干你不够我叫别的男人干你好不好?」琳转头看着六个围着她的裸男, 说: 「你们想要轮奸我啊。 要我老公同意哦。 」边说边爱抚着自己流着水的肉穴,所有人都看的受不了。 我用手用力的插进她的肉穴中,琳啊的叫了一声。 我再故意问她: 「谁要被干?」琳有点喘息的回答: 「我, 我要被干」我再逗: 「不行不能说我, 要加名字。 」琳知道我希望她讲淫荡的话来挑逗我们, 就说: 「是琳我吴○琳想要被干,被你们所有人的大棒棒干。 」说着用自己的手拨开自己的阴唇, 又说: 「吴○琳是天下最淫荡的女人, 吴○琳的小妹妹要被干快点满足我。 」最后一句话简直是用喊的。 像琳这样的美女,打开自己的阴户,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要被干, 真的没什么男人能忍得住。 平常她这招只是对我用的,但这次一口气对六个男人, 一样见效。 小龙马上就到琳面前,抬起自己的阴茎,准备插进去, 但又被我阻止了。 我说: 「把她抬到树那边去。 」大家把琳抬过去时,还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开。 琳也很配合的把阴唇再度分开,自慰给所有人看。 小龙也趁机一下子插了进去,抽动了几下再很舍不得的拔出来。 我把我们的衣服拿来,让琳抱着粗糙的松树树干, 再把他两手绑住。 只可惜没有带到绳子,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绑起来干, 看看日本的SM是什么感觉。 这时虽然没有绳子,但看到琳被绑在树上,沾满了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树干上磨擦, 有一种很强的凌虐感。 其实我那时多少会心疼,但色慾攻心时,也顾不到怜香惜玉。 把琳的腿分开后,我就叫吉哥从后面进入了。 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吉哥的那家伙的确比我的更大。 一插进琳的小肉穴后, 琳就发出了感叹: 「这个好大, 我的小穴穴塞得好满好…好…」谁也不知道琳后来说好什么, 她后来除了叫春外说的几乎都是呓语,没人听得懂。 我们大家又开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寸肌肤,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 不一会儿,琳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 吉哥虽然忙着干,手也没闲着,故意就把琳的胸部挤向树干上磨擦。 琳觉得痛了, 就喊着: 「痛、痛、啊…可是好…好爽。 轻…轻一点。 」吉哥当然不听,更用力的去磨琳的乳房, 结果这次刮伤她粉嫩的乳房琳大叫一声!吓大家一跳, 吉也停下来不抽动。 我问琳: 「怎么了?」琳的手被绑住了, 气的用脚去踼吉哥。 边骂: 「人家的胸部好痛!再这样我不玩了。 」于是我把琳松绑,看到她的胸部被树干擦出了一条条血丝, 还是蛮舍不得的。 这时吉哥还插在琳的肉穴中,我从前方深吻了一下琳, 轻轻的抚摸她的乳头 然后用眼神对吉哥示意: 「干她!」吉哥收到后, 把阴茎慢慢抽出至洞口再一口气用力抽进去。 琳受到刺激,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说: 「好…好深…会受不了。 」我让意哥接手我的位置,让琳弯下腰来替意哥口交。 小龙和N蛋则抓着琳的双手去抓自己的阴茎。 阿坤来的太慢,没有占到好位置,只好跟小龙和N蛋抢摸琳的胸部。 我则找了个好位置,把琳现在淫荡的样子拍下来。 切到近拍功能后,我把镜头对准了琳和吉哥交合的地方拍了几张。 这时突然想到,就把数位相机切到浏览画面给琳自己看。 琳被干的两眼发白,相机在她眼前她也看不见, 还要我提醒她: 「琳你看你被干的淫荡样子。 」琳看到自己的照片说: 「我…我好淫荡。 还要…还要…」吉哥看的受不了, 对我一字一顿的说: 「我?快?要?射?了。 」做个手势指着琳的肚子,表示要射在里面。 我咬了牙,点点头。 吉哥马上加快速度抽动,琳叫的声音也愈大声。 吉哥在一阵深唿吸后停住不动了,琳也用力的抬起上半身, 做了一个大声唿喊的表情但没有声音。 琳发现吉哥射在里面, 转头对坤哥说: 「你…怎么射在里面, 人家现在还在危险期呐。 」我就对琳说: 「我叫他射的,我喜欢看你的小穴穴里流满不同男人的精液。 」琳故做生气的说: 「我被别的男人干, 你看的很爽喔。 」邅时吉哥缓缓的把阴茎拔了出来,白浊的精液也跟着流出来。 我马上叫琳蹲下,上身向后倾,把正在流精液的美穴清楚的拍了下来。 小龙刚只插了两下,十分不满。 也不等琳小穴的精液都流出来,就直接把琳拉倒, 躺在球场上 压在琳的身上问: 「要不要试看看我的肉棒?」琳这时还故做害羞, 把脸遮起来说: 「不要要干我要问我老公。 」得到老婆尊重,我当然得意。 就像指挥这场戏一样, 我回答: 「干死这淫妇!让她爽到死为止。 」小龙和吉哥不一样, 喜欢边干边问话: 「琳, 怎么样被干的爽不爽?」琳正赶着要上另一波高潮, 就回答: 「爽…爽…爽翻了。 」小龙又问: 「喜不喜欢被我干?」琳回答: 「喜欢…」小龙居然还学我那一招, 问: 「谁喜欢被我干?」琳也乖乖的回答: 「吴…吴○琳喜欢被干。 」然后突然放大声音说: 「不要问了, 我好爽我要被干,让我爽,不要一直问。 」小龙说好!就把琳的屁股抬高,用由上往下的姿势快速的抽插琳的小穴。 琳也回应似的大声叫春。 这样支持了五六分钟,虽然小龙一身都是汗也不停, 小龙的体力实在很好。 小龙也感觉到自己要射了, 就问琳: 「要我射那里?」琳回答: 「射…射在里面。 我老公要…要你们都射在里面。 弄大…我的肚子。 」就这样,我们在大太阳下的球场轮奸了琳。 七个人一丝不挂的全躺在球场上喘着。 琳蛮惨的,我们六个人干到一半时,琳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不断的高潮其实是会累的。 但没干完的,仍一个接一个的上,琳没有大动作, 只会浅浅的叫春而已。 现在想想,后来的场景很像是强奸。 等所有人都干完,琳全身都软了,脚也站不直, 只能躺在地上喘气。 有能力干超过一个小时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的, 长时间做爱后女友都会脚软站不起来。 这时琳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穿着球鞋,两腿开的开开的躺在地上, 阴户还不断的流出精液。 六人份的精液实在不少,在琳的阴户前流成了一滩小水洼。 当然,每个人都累了,不过没有琳那么累。 兴奋过后,大家也清醒了一点,六男一女全裸躺在地上, 久了还是怕人经过发现。 所以我们把琳抬起来,到树林中,找片柔软的草地把她放着。 琳因为太累,在轻风吹拂下,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睡着了。 那天最精采的就是以上那段,把所有人都搞累了, 接下来就不太有搞头了不过还是把后来的剧情交待一下。 后面的内容会无聊一点,真不好意思。 后来那个暑假,琳差不多都是公开的和我这几个朋友分享着用。 开学过后不久,我就和她分手了。 说老实话,我在这点上和胡大大不太一样,女友被玩成这样后, 感情就淡了也不想珍惜。 但可能我就是喜欢这种美艳淫荡型的,二个月后又交了一个女友, 虽然没有琳这么夸张但也是很敢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