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dyshxwm 于 2013-3-28 09:13 编辑 这一天, 就如平常的每个清晨我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年轻的阴茎已经 充满活力。 稍微回想一下,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梦有关, 虽然说 脑子里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梦到什蚞。 一手握住阴茎,一手搓揉胸部,我开始在毛毯之下套弄, 想挤出仍旺盛 的精力。 「小宝贝,昨晚还玩得不够,又想要啦。 」 睡在我旁边的双胞胎哥哥,东尼,注意到我的动作, 笑着掀开毛毯低 伏下身,用他的嘴巴来取代我的手, 一口就含住硬挺的阴茎。 「讨厌啦,哥,你不怕被当作同性恋啊」虽然好喜欢哥哥贴心的动作 , 我仍是这样取笑他。 「同性恋」东尼哥哥露出个迷人的笑容, 「因你有这种东西所以 我不算同性恋。 」 他低声笑着,一手盖上了我小汤包般的乳房;另一手却往下伸去, 拨弄 已经湿润的两瓣蜜唇。 对,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我同时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第一性徵, 既是你 也是你。 两腿间的隐密地带,白皙的阴茎虽然不长不粗, 但却十分硬挺; 鸽乳平胸微微隆起两瓣花朵般的阴唇, 沾着透明露珠娇艳不输女儿身。 阴阳人、两性人、人妖……随便你们怎叫, 反正都是外界硬加在我身 上的丑陋名词。 因先天染色体的异变,XY的巧妙差错,让我有了这一副 不被见容于正常世界的身体。 从生下来那天起,爸爸妈妈就把我当怪物, 一个是脾气暴躁的酗酒莽夫 一个是有些先天弱智的主妇, 都想要把这令他们蒙羞的婴儿丢弃是因 奶奶的阻拦, 我才得以用男孩的身份留在世上。 后来,奶奶过世,而我随着迈入青春期, 来了第一次月经第二性徵开 始发育,身体曲缐玲有致, 乳房隆起臀部浑圆,肌肤也变得嫩滑,家里 更是把我看成妖怪一样。 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从来也没对他们有多少指望, 只要东尼哥哥对我好 就行了。 因是双胞胎,我们的身体是那相似,差别只在, 哥哥是雄伟的 男性而我是柔和的中性,但在他眼中, 这一点都没什缍奇怪。 「我好像同时有了弟弟和妹妹,赚到了两倍的份量呢!」当我有一次躲 起来偷哭, 哥哥是这笑着对我说的。 我们两个一直都是睡同一个房间,几年前的某一晚, 哥哥因初恋的结 束而难过那天晚上,我摸上了他的床, 把自己的肉体完全奉献给哥哥在 那以后, 我们两个就一直分享着同一张床。 这叫做乱伦还是什莅吧,现在的我们,并不在乎这到底是对是错, 只 是充分利用每个机会来尽情享受。 东尼哥哥的口交技术非常好,上一秒,舌头还在绕着阴茎快速打转;下 一秒, 他却已经在吸我的睾丸、舔蜜穴。 我舒服地躺下,用头支撑着身体,高起屁股, 好让哥哥能够看清股间 的生殖器、肛门。 哥哥用右手套弄我的阴茎,同时,他的舌头毫不嫌弃地我的小菊门涂 上口水, 他勃起中的肉棒做好准备。 「还说不是同性恋,看你,每次都喜欢搞人家的屁股。 」 「我喜欢这边嘛!」哥哥笑道: 「又白又嫩的, 多舒服好妹妹乖乖让 我搞一下,等一下我再帮你喂饱前面。 」 「讨厌,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你的弟, 弟弟弟唷。 」 「弟弟小弟弟在这里啦。 」 在翻磙嬉笑里,我注意到哥哥的阴茎迅速地膨胀, 我明白这种叫声真 的能让他兴奋,所以我刻意放开嗓子, 让声音听起来像是妈妈被爸爸压在身 下时候的样子。 当东尼哥哥的准备工作终于完成,我感到屁眼周围已经给他的唾液弄得 润滑、柔软。 然后,哥哥笑着坐上我胸口,将他的阴茎塞进我嘴里。 在这方面,我们真不像双胞胎,哥哥的阴茎比我要大得多, 我才把通红 的龟头放进嘴里就觉得嘴巴给涨得满满的。 不仅如此,在口水的滋润下,阴茎仍持续涨大,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 不讨厌就行了。 一面用眼角余光瞧着哥哥,我开始像舔冰淇淋一样舔阴茎。 东尼哥哥说,只要把龟头弄湿,这样他就可以干我的屁股了。 真可爱,说这话的时候,他整张脸涨得发红了。 「小荡妇,我会把你干得发了狂!」 好啊, 还怕你不来吗 东尼哥哥要我趴在床上像母狗一样高起小屁股, 我欣然照办同时 用枕头塞住嘴巴,因摲蚖我的男人, 我讨厌别人听到自己大声尖叫时候的 声音。 喔!我永远都忘不了那种感觉,当哥哥把他火烫的龟头, 放在小菊花门 我的阴茎充满了沸腾的热血, 几乎就要当场烧起来因这样,我故意扭 动雪臀, 不让他插进来连续几次,让蓄势待发的阴茎刺个空。 「小妹,不要玩了啦,我快憋死了。 」 「我就要玩,就要逗你,看你能把我怎样。 」 我用娇嗲的嗓音挑逗他,兄妹俩翻来磙去, 直到哥哥抓住我的屁股狠 狠揍了几下,这才安静下来。 东尼慢慢地把龟头往前推,我死咬着枕头不放, 喔!每一次的刚开始总是最不舒服的。 「小妹,忍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 「哥哥你最坏了,每次都不管人家的感受。 」我嘟着嘴道: 「不过,这 次妹妹输了, 所以把心甘情愿地把她的小屁屁送给哥哥玩, 你可要珍惜喔 。 」说完,我将两腿分得更开,美臀梃高,好让我的男人易于进入。 但想不 到的是,他突然做了一件从没做过的事。 哥哥大力地往前一推,没等直肠壁适应, 就把整根阴茎全插进我屁股瞬间的痛苦是这强烈, 我咬开了枕头发出了一声震惊整间屋子的痛叫。 「哥,好痛好痛喔,你退出来啦,我的屁股裂开了喔。 」 「不行,这是惩罚,谁叫你刚才不乖, 逗哥哥这久。 」哥哥贴在我耳 边, 喘气道: 「你的屁股, 是哥哥专有的玩物不但不准给别人碰,以后只 要是我有需要, 就要马上呈上来不准淘气,知道吗」 我红着眼睛, 似难过实高兴地点点头而哥哥也开始动作,他像是在作 梦一样, 连续快速抽插把身下的这个美丽臀部,当作野生动物一样的干, 我重新咬住枕头竭力忍受,倘若不是妈妈走了进来, 我真不知道能在这种 狂劲道下支撑到何时。 只记得,我听到一声震耳尖叫。 嘻!这也难怪,试想一个母亲走进房间, 发现自己的儿子在干另一个孩 子的屁股谁不会大叫 我转过头去, 望向妈妈她穿着一件样式保守的套头粗布白色睡袍, 胸 前巨乳撑起了衣料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她不敢相信自己 的眼睛两个孩子竟然干在一起, 她讨厌这种东西! 我倒觉得很有趣看见了她平常最引以傲的大儿子, 搞上了她最讨厌 的人妖孽种那会有什反应 不过, 很可惜在妈妈有任何动作之前,东尼哥哥げ拔出阴茎, 跳到 妈妈身前给了她一耳光,把这女人打倒在地。 东尼抓起妈妈的手,这烂货居然放声尖叫, 东尼一时想不到该怎鎞禋 静下来索性把自己尚未宣泄的阴茎, 塞进她嘴里。 嘻嘻!那根阴茎刚从我屁眼里拔出来,上面是一片黄色, 便宜这烂货了 味道不错吧! 哥哥抓紧妈妈双手, 用力把阴茎顶进她喉咙但妈妈可真有活力,虽然 两手不能动, 却瞪大双眼两脚不停地≒,竭力挣扎,因此, 我也不得不 跳下床来帮忙抓住她。 在扭打中,妈妈的睡衣给往上扯起,一直露出到臀部, 而我真是吓了一 大跳。 这妓女居然没穿内裤,睡袍里面一丝不挂, 她的骚穴、菊花蕾全都可 以看得清清楚楚。 我分开她两腿,仔细看她腿间私处,喔, 它真是瑰丽和我有些像,可 是比我更要饱满成熟, 一个像妖魅的玫瑰一个就是冶艳的牡丹花。 这让我有了某种冲动,雄性的冲动,很想去尝尝哪是什味道, 因孲 才和哥哥的欢好我的阴茎也肿胀异常, 想要发泄。 将两腿大大分开,我将脸贴近妈妈腿间, 嗅起那不可思议的美味妈妈 想要用脚踢我, 但东尼哥哥压住了她把整根阴茎滑进她的喉咙。 妈妈看起来好像给阴茎捅穿了咽喉,嘴巴张得老大, 直至不能再张而 哥哥两颗睾丸抵住她的下巴, 阴毛却在她鼻间摩擦。 妈妈涨红了脸,眼神中露出哀求,想告诉儿子她已经喘不过气, 但东尼 哥哥似乎很喜欢这样。 用自己阴茎刺穿母亲的画面,从龟头上传来的舒爽感 觉, 都令他雀跃不已。 我隔着衣衫,揉弄妈妈的一双巨乳,那真是名符其实的巨乳, 丰满而有 弹性。 妈妈因家族里的遗传疾病,从小就有些弱智, 她不是白痴只是在 处理事情上有点傻,智商没有一般人高而已。 尽管如此,妈妈外表可是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不然凭酒鬼老爸那种恶 劣基因,哪生得出哥哥和我这样俊美的下一代。 而且,妈妈更有着镇上最大 的一对乳房, 每次上街都让外头的男人叹观止暗吞口水,街坊的顽童欺 负她, 都偷偷用小石头掷她的乳房叫她『大乳牛』。 所以,我心底骂她,也是骂母牛,而不是一般的母狗。 而这一刻,搓挤 着大乳牛的乳房,质感、份量, 真是教人由衷佩服我要两手合捧才能抓住 一边。 这母牛的脸看起来十分震惊,真想知道她把儿子阴茎含在喉咙里的时候 , 心里究竟在想什但我想她应该晓得,我们要干她;假如她还不晓得也 无所谓, 因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 妈妈没有再挣扎,一动也不敢动,像是害怕哥哥还会挺得更深, 呵呵依照尺寸来说,这不是不可行的。 东尼抓起妈妈头发,慢慢地开始干她的喉咙, 先是往后面退一点立刻 又大力挺回,玩着深喉咙游戏, 随着这动作两颗睾丸不住碰击妈妈的下巴 , 声音是这莅猥听得我都停下动作来。 妈妈保持这姿势,闭上眼睛,祈祷这恶梦赶快结束。 哥哥甚至放开了她的手,她还是没有反抗, 这样一来哥哥就可以把全 副精神集中在下体了。 他的动作比之前更快,每一下冲击间只有小段空隙, 让妈妈得以吸跟着就要迎接更重的一下挺刺。 当东尼干得兴起,大张嘴巴的妈妈,看起来就像一个廉价的口交娃娃。 没过几下,动作的频率快得不可思议,从以往的经验中, 我知道哥哥已 经到高潮了果然,一声大叫, 他揪住妈妈的耳朵把他火辣辣的种子喷进 母亲的喉咙。 我在旁边笑道: 「妈妈,好吃吗你现在正在吃你儿子的儿子, 也就是 你的孙子喔。 」 听见我这句话,妈妈惶恐地张开眼睛, 竭力把阴茎弄出嘴巴开始吐出 哥哥的精液, 但由于射出来的量实在太多结果她还是吞了不少下去。 不过,这动作却惹毛了哥哥,他气得连甩了妈妈几个耳光, 力道之大当场就把这烂货打昏过去。 之后,东尼哥哥看着我, 小声说: 「该怎办」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这不是询问只是作个确认,他可是和我有同样 血缘、同样思考模式的双胞胎哥哥呢。 「你想要怎办」 「她到底是妈妈啊!」 「这可不像那晚把我绑在床上, 夺走我屁股处女的人会说的话喔!」我 笑道: 「像你对我作的一样 干死这烂货。 」 「干!」 然后,我们把妈妈剥光了, 放在我床上。 趁妈妈还没有醒过来,我建议剃光她的阴毛, 那些乱糟糟的毛发看来很 讨人厌哥哥就十分不喜欢, 所以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把毛剃光了。 爸爸已经去上班了,现在是早上九点,而他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 午四点, 连带通车时间在下午五点之前,我们可以放手大干。 至于妈妈,因先天智障,作不了其他工作, 所以仅是个家庭主妇。 不用说,我们马上决定牺牲掉今天上学的时间, 好好来孝顺妈妈因 世上没有什谳比孝顺母亲更重要, 而她将因割獑葙孝心而大开眼界。 我取来刮胡刀和肥皂,开始帮妈妈剃毛, 在她腿间光洁一片之后哥哥 发现她屁眼周围也有不少毛发, 要我也把它剃光。 当肛门边的耻毛刮尽,露出微褐色的淫美菊门, 我忍不住舔舔舌头凑 了上去。 很难想像舔亲生母亲的屁眼是什滋味,就味道而言, 还算是甜味。 妈妈的直肠出乎意料的紧,想像得出,酒鬼老爹从没干过那边, 我一面 品尝着她的肛门 一面对东尼哥哥道: 「味道不错喔, 我们可以准备开始了 。 」 妈妈仍然没醒过来,赤裸裸地躺在床上, 巨乳随着吸而剧烈波动两 腿大张,白洁如玉的蜜穴也被掰开, 熟睡中的脸蛋还沾着哥哥的精液。 哥哥已经等不及了,他想干这女人,却又不想像奸尸一样地干她, 那样 一点乐趣也没有所以,我想了个让妈妈立刻醒来的方法。 我们跪在妈妈身旁,手捧起阴茎,几声口哨之后, 一起小便在她脸上。 热尿浇脸,妈妈马上就醒了过来,意犹未尽的哥哥撑开她小嘴, 把尿洒 在里面她试着要反抗,但我甩下去的几巴掌, 让她乖乖地安静下来。 两条阴茎同时放进她嘴里,妈妈通红着脸, 慢慢地咽下口中尿液当尿 水快满出来时, 我们会稍微停下让妈妈全吞下后再继续。 尿水非常的充足,我和哥哥从昨天起就没有小便, 所以累积起来约莫有 一加仑的份量而妈妈把它全喝完了。 当一切结束,我了解到「尿在别人嘴里」是件多快乐的事, 特别是自己 妈妈的这张嘴。 哥哥和我又勃起了,妈妈看见这情况,知道这代表了什, 立刻开始大 叫拼命兕,哥哥急忙捂住她嘴巴, 要我找样东西来塞住她的嘴。 呵呵!妈妈真有福气,因我第一个想到的, 就是昨晚和哥哥欢好后用来拭擦,跟着被甩在床下的那件三角裤, 上面沾满了我和哥哥的精液还 有我的蜜汁与残粪。 从床下翻了出来,我小心地用内裤擦去妈妈脸上的精液 , 直接把整件内裤塞进她嘴里。 因我的床已经给染上一片尿渍,在确定妈妈发不出声音后, 我们把她 移到哥哥床上两手绑死在床柱, 看起来就像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道待 人品尝的美味佳肴。 哥哥让妈妈平躺好,两腿分开,将阴茎抵在她腿间柔软处。 当妈妈发现我们剃光了她的毛,她非常地生气, 全力挣扎、踢腿。 哥哥 连骂她几声,又虣几巴掌,但妈妈却铁了心似的不肯屈服。 无可奈何之下 ,我和哥哥一人一边,把妈妈两条腿也绑上了床柱。 现在,妈妈就像一个脆弱的洋娃娃,两腿九十度地分开, 女性隐密的私 处一览无余看起来是那莅无助, 可以让我们毫无顾忌地作任何事。 我坐上了妈妈的小腹,将阴茎放在她胸口。 我用手挤压那一双巨乳,人 说胸大无脑, 像妈妈这种没什脑袋的女人乳房还真大得像头乳牛。 手测 一下,大概有个42F吧,唉!这才是真正的女性乳房, 像我这种A罩杯的 半调子就不可能帮哥哥乳交。 阴茎卡在乳沟里的感觉真是美妙,两旁的肌肤是那柔软与温暖, 闭上 眼睛我抚摸自己的平胸,抠弄蜜穴, 几乎也想像哥哥那样将精液射在妈 妈脸上。 当我突然把精液喷在妈妈脸上,大概因是我的关系吧!她暴瞪双眼, 隔着内裤着魔似的尖叫之后,浓浓的白色液体, 从她眼睛、鼻子上滴落那景象、那感觉, 真是毕生难忘。 而另一边,哥哥已经开始开垦工作了。 他真是毫不留情,把那婊子干得像母狗一样呜咽乱叫, 嘴里还不停嚷着 「好紧的骚穴」、「干爆你的烂屄」这类的有趣话语。 妈妈一副濒临崩溃的模样,拼命摇着头, 承受着两个儿子的冲击嘴里 还在高声兕, 希望来个人拯救她但隔着内裤,溢出口的仅是几下呻吟。 而哥哥的冲刺简直可怕,当我射精在妈妈脸上, 我发现妈妈已经给干得 两眼翻白昏了过去。 兴奋中的哥哥,简直像是头盛怒的雄狮, 但是他也还是负荷不了这种 极度耗损,最后, 在一下差点连睾丸都插入的烈冲刺中结束了这一次的 性交。 我们将妈妈从床上解开,要她帮我们准备早餐,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摇 摇晃晃地走向厨房。 几分锺后,我和哥哥步入厨房,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 一双阴茎摇来晃 去;妈妈也是一丝不挂在帮忙准备早餐时, 她也替自己冲了杯咖啡。 东尼哥哥走到她身后,将萎缩的阴茎夹在妈妈屁股蛋里, 妈妈急忙转过 身来跪在地上,哀求哥哥不要搞她, 但最后的结果是哥哥把她按趴在餐 桌上, 照样把肉棒挺了进去。 激烈的性交场面再次上演,看着这幕光景, 我下体之发烫乳头坚挺 ,没几秒,连阴茎都翘了起来。 东尼看见我的窘状,立刻要我代替他。 忍不住心里的雀跃,我立刻扶起 从未用过的阴茎, 贴近妈妈的蜜洞口。 喔!老天,这种温暖潮湿的感觉真是好, 难怪哥哥那喜欢搞我! 第一次体会身男性的喜悦 我疯狂地撞击妈妈的屁股幻出一阵臀波 , 手底抓住她的乳房直拽学哥哥那样死肏这烂货。 当几乎忍不住要发射时,哥哥要我先停一停, 还不可以射精。 尽管睾丸 烫得快要沸腾,心里老大不愿, 我还是听哥哥的话拔出了阴茎。 了让妈妈感受到我们的孝心,东尼有了更好玩的主意, 他取过妈妈那 杯咖啡要我把精液射在杯子里, 这样这杯咖啡就有一半混了我的精液。 妈妈看着我们的动作,再度哭起来,她当然知道哥哥要做什, 当然眼泪是没什用的,不等哥哥再说话, 她已喝光杯里所有的东西。 看亲生母亲喝光我的精液实在有趣,我迫不及待地帮她舔去嘴边残余的 汁液, 接着就开始吻起她的下身。 我们把妈妈带到主卧室去,哥哥警告她, 如果她再想兕我们就要她 好看,妈妈颤抖着身子, 呆呆地答应了。 跟着,我和哥哥躺在床上,一面相互热吻爱抚, 一面让她帮我们吹舔阴 茎妈妈大概已经了解了自己的命运, 乖乖地抓起两根阴茎开始吸吮。 让亲生母亲含舔睾丸,这真是件难以想像的事! 她用右手套弄着哥哥的阴茎, 同时吹舔我的睾丸、阴唇就这样反覆交 换。 同时,哥哥慢慢地将手指伸入妈妈的菊花蕾, 抠挖一阵抽出手指让我尝 尝味道,确认没问题后, 重新放回去进入更深的地方。 我明白,哥哥是在肛交作准备。 受到刺激的妈妈不停地呻吟,明显地,在这一刻, 也只到这一刻扲她的屁眼还是处女地。 这时,她把头埋在哥哥腿间,用一只手帮我套弄, 温莹手掌努力地推 挤出睾丸中的液体,如果不是因哥哥在旁边, 我一定马上射在她脸上。 妈妈试着将哥哥的睾丸放进嘴里,虽然这不太容易, 但她仍努力将一颗 含在口中磙动手底刺激另外一颗, 最后哥哥满意地要她停止。 该是真干的时间了。 当我帮忙掰开妈妈的大白屁股,让东尼挺进, 他发现肛门的括约肌比意 料中紧得多难以进入。 因此,他先在妈妈穴里抽插几下,沾上了蜜汁, 再行进入严谨得像是 帮少女开苞。 老实说,妈妈的屁眼确实很小,而且也很干, 如果硬要插进去一定马 上就捅出血来。 我回忆到哥哥第一次和我用屁股爱爱的那天晚上, 那次也是久久进不去 直到哥哥用了润滑油, 想起这点我立刻跑到这间厨房拿油,而当我再回 到房间, 哥哥已在妈妈穴里干得痛快。 了嘉奖我,哥哥决定把这屁股交给我,他说, 「你屁股的处女是我开 的所以我现在也让你帮别的屁股开苞。 」 我高兴得直点头,用沙拉油涂在妈妈菊眼, 预备将阴茎挺入哥哥则帮 忙按住妈妈嘴巴, 以防她叫痛。 呵呵!妈妈真的好紧,我想她一定努力试着别让大便跑出来。 经过一番尝试,大概用掉半瓶沙拉油之后, 我终于成功进入了那屁股 真是好紧,几乎要压碎我的阴茎! 儿子阴茎在屁眼里进进出出的感觉, 让妈妈高声悲啼甚至哭喊出声,听起来好像是她的大便快要出来, 而她却快要控制不住了。 如果真的变成这样,一定会弄脏屋子,所以了不让大便出来, 我就必 须更用力地把屁眼堵住对不对,妈咪 这样连插了十几下后, 她开始比较能接受身体也慢慢适应,感觉上, 直肠壁变得更有弹性、更柔软干起来也灵活得多了。 我和哥哥加强了力道与速度,当他的肉棒把妈妈骚穴弄得又湿又滑, 我 觉得自己插在妈妈干燥屁眼里的阴茎也快要因相互摩擦而烧起来了。 激狂中,我抓住妈妈肩头,开始像骑马一样地骑她, 两颗睾丸则是在外 头击打嫩白屁股蛋至于阴茎那边的感觉, 呃……老实说很像是我把直肠 里面的粪块撞来又撞去。 哥哥则显得高明多了,他只是顺着我的节奏, 我拔出时他插入两方面 来回交替。 妈妈给我们干得飞上了天,嘴里虽然一直哀求我们快停止, 身体却忍不 住趴下来对着哥哥亲,一串串唾沫从嘴角直淌下来。 结果,刚结束处男身的我,最早射精,把浓浓的精液全爆发在这肥美屁 股里, 溢出的白色浓汁顺着屁股沟流下滴落在哥哥仍奋力抽送的阴茎上, 伴随两瓣穴肉翻进翻出煞是好看,不久之后, 哥哥也射出了。 妈妈哀嚎一声,瘫倒在哥哥怀里,贪婪的骚浪肉穴仍紧吮着阴茎不放。 突然,我觉得有些妒忌,因哥哥只顾满足这个肥穴, 却忘了把他的精 液留一些给我。 我告诉哥哥我的不快,他愣了一下,看看锺, 时间是下午三点还有时 间。 哥哥笑着说: 「好吧!我的小宝贝, 哥哥爱你我们再来干一次吧!」 妈妈听清楚我们的话, 吃惊地起头 沙哑着哭道: 「求求你们……妈 咪受不了了, 千万别再干妈咪了……」 这时她穴里仍插着哥哥的阴茎, 只是由于尺寸变小一股股精液从穴 口缝隙中流出, 我瞥向这母牛的屁眼那里通红一片,偶尔有些微血丝流出 , 但大体上来说还好。 看了几眼,我又勃起了,嘿!看来我还真有身男人的本钱。 我套弄几下自己的阴茎,要求哥哥让我干这女人。 哥哥笑着说,「可以啊,如果你帮我再吹起来, 这头母牛就给你玩个过 吧!」 我欢喜地跪下来 把哥哥已缩小的爱根放进口中品尝上头精液与蜜汁 的味道。 妈妈呆呆地看着我和哥哥的动作,这次, 她眼中没有骇怕只是就这 看着而已。 同时,我发现哥哥也在看着妈妈,而他的阴茎随之变大, 当我将它从口 中拉出已经完全回复全盛时的大小了。 哥哥跳到床上躺下,要妈妈躺在他的身上, 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干她的 屁股,而我则在上头肏这烂货的骚屄, 无须多言我满喜欢这主意的。 因有我的精液存在,妈妈的直肠里又湿又滑, 哥哥没费什鲕气就 轻松地进入了。 起初,他只敢放进去一半,让妈妈直肠壁适应他的尺寸。 而妈妈躺在他 身上动也不动,就像是分娩一样地张开两腿。 我将妈妈两腿扛在肩上,顺势往前一滑, 阴茎就进入穴内像是火车过 山洞那样的感觉, 和屁眼比起来更温暖、更潮湿,却没那有弹性, 不知 道哥哥也开始抽送时会是什滋味。 跟着,哥哥开始动作,把整根阴茎全插进大白屁股, 用力地进进出出像是要把妈妈肥臀插成两半似的。 我也跟着抽送,但妈妈全把注意力放在背后的哥哥, 好像插她浪穴的我 不存在一样。 东尼哥哥挤压起妈妈的巨乳,肉棒在她屁股里狠命抽插。 假如酒鬼老头在这时进门,看见两个儿子强奸他老婆, 他铁定把这里三 人全都杀了。 唔!摲,我得好好想个办法,一劳永逸的办法…… 本来有点弱智的妈妈, 似乎完全崩溃了她大声悲啼,尖叫,叫爸爸的 名字, 要我们干死她又叫我们是杂种、魔鬼,很显然地, 她现在精神错乱 了。 当哥哥在她的屁眼里射精,我仍尽最大努力, 用大量精液撑满她的蜜穴 、子宫。 第一次,我的种子进入其他女人的子宫, 对于这种感觉除了无比兴奋 之外,我更有某种期待。 我们整整在那里躺了十五分锺,然后,妈妈清醒过来, 帮着一起整理好 房间以免让爸爸发现这里发生了什谳。 最后,妈妈被我们逼着签下自白书,写明白是她自己诱奸两个未成年儿 子的。 自白书中,她承认自己是无耻的荡妇,因丈夫不能满足她的性需要 , 所以才对两个儿子动脑筋除此之外,我们还帮她拍了大量最不堪入目的 裸照。 要吓唬脑筋不清楚的弱智妈妈,这样就够了, 再说不管她怎没智商 ,也一定会清楚,这些东西让爸爸看到, 我们固然完蛋她自己也会遭殃,所以今后该会乖乖地守口如瓶吧。 当然,我和哥哥想要的远不止如此! 事情过后的某个周日, 当我们一家四口一起晚餐妈妈坐在哥哥对面, 而我发现他用脚指伸进妈妈腿间。 妈妈羞愧地红了脸,找了个藉口跑进厨房, 而哥哥也随后跟了进去走 的时候特别向我眨眼, 要我稳住爸爸不让他发现大儿子正在厨房里干上他 老婆。 当我陪着酒鬼老头在客厅看电视,脑里却想着哥哥与妈妈在厨房里性交 , 我全身都之发烫。 几分锺后,哥哥来到客厅,给我使了个眼色, 轮到我跑进厨房。 厨房里,我发现妈妈趴跪在地上,手脚缚住, 裙子给掀到背后露出大 白桃似的水嫩屁股, 黏稠精液从股沟中一滴滴掉在地板磁砖上很明显地, 哥哥刚刚干了她浪屁眼一顿。 她看着我的眼神中,泪水汪汪,妈妈的嘴里塞了厨房抹布, 所以刚刚才 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把妈妈抱起来,放在桌上,起屁股,也无须多说, 熟门熟路地将阴 茎放入她骚穴里。 这时候,我拿掉了她嘴里的抹布,一想到爸爸每分锺都可能会进来, 撞 破我们这一幕母子相奸兴奋的感觉,很快就让我把精液射进妈妈子宫里。 之后,我们一起回到客厅。 很快地,我和哥哥无节制的轮奸,让妈妈的肚子大了起来, 虽然这在预 期之中但还是太快了些。 我们要妈妈多引诱爸爸上床,使他不怀疑孩子的出生。 爸爸并不是床地能手,长期好酒,他的身体并不是很好, 尽管如此这 酒鬼老头却十分好色,妈妈的自荐枕席, 他求之不得因此,他每天都高兴 地掏出钞票, 吃一些妈妈帮他准备的古怪药材并在妈妈身上试用药效。 当爸爸躺下睡着,我和哥哥就把妈妈叫出来, 好好地再赏她一顿。 几乎每天晚上,爹地睡着后,妈妈都会再被我们玩上一遍, 到后来这 个婊子甚至是自己主动跑来的, 不过我们仍用内裤塞住她的嘴,这才轮流 地干她的骚穴、肏她的屁眼, 将两个洞穴灌满精液再放她回去卧室。 想到妈妈睡在爸爸旁边,身体里面灌满我们的精子, 慢慢地从肛门、蜜 穴里渗出沾湿内裤,这猥葎歶面就让我和哥哥兴奋异常, 再干个几次。 就这样,美丽却弱智、丰胸却无脑的淫荡妈妈, 完全被训练成我和哥哥 的美肉娼妇沈溺在错乱的性爱中不能自拔。 而在我们的计画下,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 某天中午妈妈挺着大 肚子,由哥哥在后面肏她, 当泪水与精液一起淌在脸上她颤抖着手,从我 手中接过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当天晚上,妈妈听话地将瓶子里昂贵的河豚体液, 滴在爸爸每日服用的 补品里几小时后,救护车呜呜响声, 吵醒了左邻右舍。 爸爸住进病院,原因是心脏衰竭。 九个月很快就过去,一天,我刚把精液射进妈妈白皙的大肚子里, 而哥 哥也正搞屁眼搞得舒服突然,妈妈叫了起来, 说她的洋水破了要我们赶 快把她送去医院。 但哥哥拒绝,坚持要在妈妈屁眼里搞到射精, 所以我们必须多等一段时 间直到哥哥觉得满意。 我笑着答应了,世上有什熞罧比我的爱人更重要呢。 还记得那时候,妈妈发出了恐怖的叫声, 当哥哥终于在肛门里爆发她 瞳孔已经失去焦距, 下身流了好大的一滩血。 最后,妈妈被送到了医院,母女平安。 当我去别间病房探望爸爸,他的 身体因心脏衰弱, 加上酒色过度变得非常虚弱,他说他很担心妈妈, 问 我妈妈好不好。 我告诉他,家里一切平安,假如他知道, 哥哥干得他怀孕的老婆险些难 筵亡他一定会杀了我们, 当然现在的他已经没那种力气了。 几天后,妈妈被送回家,还带回来我们的妹妹女儿, 一个等着挨插的幼 屄。 不用说,家里一切又恢复了平常,我们轮奸妈妈, 然后旁边多个小鬼观 赏。 妈妈疯狂似的饥渴,一双巨乳更成我玩弄的目标。 当哥哥干她的时候,我就挤弄妈妈的乳房, 乳汁喷得到处都是。 喔!我已算不清到底吞下多少奶水,只记得, 妈妈必须试着分泌出超量 的乳汁来喂饱三张饥饿的嘴巴。 而在这之后,她所能得到的回报是,两条阴茎喷射出来的营养热牛奶。 ————————————————————————————————— 现在, 我敞开衣襟把乳头放进儿子的小嘴巴里,看他高兴得直吸, 心 里很是了能身人母而高兴。 「小心喝啊!乖儿子,你真像你爸爸,总是把妈妈这里咬得好痛……」 逗逗宝贝儿子, 我挺挺腰摸摸六个月大的隆起小腹,当孕妇确实是件 辛苦的事, 可是能够帮自己心爱的人生孩子却又是一件无比欣愉的美事。 特别是,再过个几年,我肚子里的这头小母狗, 又可以让哥哥玩个痛快。 家里现在有六个小孩,有男有女,分别出自我和妈妈的肚子, 至于彼此 的辈份怎鞞呵!还是别做这种无聊事吧。 了让哥哥高兴,这些年来,我特别留起了长发, 穿起裙子彻头彻尾 地改作女性打扮,连身份证上的性别都换了。 每天长期服用女性荷尔蒙,再 加上几次怀孕, 我的乳房比以前大得多了配上D罩杯的黑色蕾丝胸罩, 常 让哥哥玩得爱不释手。 在我腿间,妈妈目光呆滞,小嘴含住阴茎, 卖力地吸吮一双手却似忍 耐不住饥渴,往自己身上挤压乳房、抠弄阴户。 自从爸爸过世之后,她就变成这样了。 亲手害死丈夫的罪恶感,让这母 牛的理性意识完全崩溃。 当爸爸身体稍稍好转,从医院回家休养, 我们逼着母牛妈妈继续引诱爸 爸上床她就在每次明知会害死丈夫的性交中, 一面大哭一面攀升到刺激 绝伦的高潮顶峰。 到最后,瘦成皮包骨的酒鬼老爸,射的不是精, 而是血! 救护车载走了心脏重度衰竭的老爸 急救无效之后宣告一命呜。 当然,妈妈永远也不会知道,在救护车上, 我贴着爸爸的耳朵告诉他 我们是如何玩大他老婆的肚子, 妈妈怎样对他下药一步步地谋杀亲夫…… 哈!他那种惊骇欲绝的模样真是有趣。 也难怪在观看尸体时,妈妈看见爸爸暴瞪的双眼, 死不瞑目地盯着她当场就崩溃了,大哭大叫, 整整吼了半个小时直到哥哥回家用阴茎塞住她 喉咙, 给她喷射大量的镇静剂。 我和哥哥,奸淫了亲生母亲,又谋杀了自己父亲, 心理学上来说似乎 叫做什……对了!伊底帕斯情节, 谁管它高兴就行了。 不管怎样,死人是再也说不出话。 活人那边也差不多,妈妈从本来的 『像傻瓜的正常人』, 被我们玩成『像正常人的傻瓜』现在的她,目光涣 散, 整天披头散发嘴角流着口水,跟在我和哥哥的身后到处爬, 了求我 们干她一顿会主动掰开浪穴或屁眼, 愿意做任何事。 妈妈真的很乖喔!叫她做什就做什,前天在她的狗碗里拉沱屎, 叫 她吃屎她就大口大口地吃得好高兴。 我打算以后把孩子们的大小便都交给 她处理, 当一个人形尿布。 哥哥早就把她玩厌了,只有我还玩不腻, 总是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 在她身上试验。 我让妈妈戴上婴儿用的围兜,屁股包裹好纸尿布, 穿了鼻环打扮成小 婴儿的模样,在屋里帮忙家事;当我和哥哥爱爱时, 就要她帮忙舔屁眼、吹 阴茎如果我们玩得高兴, 会赏她一顿好干;当晚上就寝我们把她四肢锁 在床上, 穴里插上大号假阳具再把几个孩子放在她胸口, 孩子饿了就会自 己吸奶一物两用。 妈妈最引以傲的大奶子,被我烙印上记号, 又加穿了手腕粗的乳环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很是有趣加上她身上一块块的污泥、烫伤,看来黑白 相间, 活脱就是乳牛的样子。 总之,妈妈现在的用途,就是一头尽责的大母牛, 她生命的意义只有两 项分泌乳汁与繁殖后代, 生出更多让我和哥哥玩乐的小牝兽。 同时,她也是个不错的人体模型,哥哥要教导儿子如何性交, 除了亲自 玩他们的小屁屁就是用妈妈当教材, 让孩子把他们的小阴茎插进那已经 黑得发臭的骚穴、臭屁眼里面。 不管插进去的是什熞罧,妈妈都会咧着嘴傻笑, 呵呵能让妈妈这 高兴,我和哥哥真是孝顺。 啊!电铃响了,是哥哥回来了。 我孪生的亲哥哥,最棒的亲密爱人,这屋子里所有女人的丈夫, 至高无 上的主人终于下班回家了。 今天晚上,我会穿好您最喜欢的那件火红吊带裤, 让您一面玩妹妹的骚 屁股一面聆听她今天与妈妈玩了什有趣的游戏。 长夜漫漫,时间还很长;时光匆匆,可以孝顺妈妈的日子也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