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当我们还在任性地生活,就忘记了我们的末日就在眼前。 死亡也许不期而遇。 曾经温暖的肉体开终有一天会腐朽,如同坏了的苹果长满恶虫。 快乐总归要消失,无论曾经拥有过多少,当末日来临生命消逝, 只有那一刻的快乐似乎是真实的。 第01章榕城,夏日的一个清晨,浓雾笼罩了整个城市。 灰暗的天色中,江边公园里雾气弥漫。 一个妇人从雾气中穿出。 她上穿运动T恤,下着白色短裤,长发系起, 身材丰满。 妇人跑到一假山处,自觉气喘,便坐到椅子休息。 这时她瞧见对面来了一人,身形高大健壮,头戴棒球帽, 短裤背心脸上戴着口罩。 浓厚的雾气中看不清面部。 那人见了妇人似有点惊讶,却不仃步径直跑走了。 妇人坐了片刻,擡胳膊看手表已六点半了,这时间也该回家做饭了。 妇人正欲起身来,忽身子勐地被人一撞,哎哟声身子便倒在了草丛之中。 妇人在极度慌乱中就欲大声叫喊,一只手就伸过来捂住妇人的口。 一男子低声说道: 「别叫!」妇人又觉一尖利物顶在腰间, 妇人颤抖道: 「你要做什麽」。 那人紧张喘气道: 「你别乱叫,我不伤害你」。 妇人觉那人声音年轻,又见其状极紧张,不像老手, 心中略宽又见男子眼睛明亮有神,并非粗蠢之人。 妇人躺下来, 低声道: 「弟,你多大,就做这种事」。 那男人听了身子轻轻发抖, 颤声道: 「我就是想玩下, 姐你千万别叫,我不会伤害你的」。 说着男子的大手急急伸入妇人T恤中,妇人未穿乳罩, 男子一把摸住了妇人柔滑的大奶子手用力揉搓着, 口中喘着粗气。 妇人听得男子喘气粗声已知其紧张异常。 男人一会又伸手进妇人短裤中,直摸到妇人下体阴毛处, 妇人不敢动。 却见那男子急起身将阳具掏了出来,径顶到妇人口边。 男子急道: 「姐,帮我吸吸」。 妇人见那物又长又粗,状甚狰狞,心道, 好大物件却是个稀罕物。 妇人柔声道: 「弟,这儿常有人来,你不怕人撞见。 要不换个地方,这石头后边僻静」。 男子犹豫半天,「姐,你没骗我」。 妇人道: 「不骗你,你不伤害我,我听你的, 你就是想做那种事是吧。 姐从你的」。 男子听了大喜,将妇人扶起,二人钻过树丛进了后山。 妇人自将T恤脱了,一对玉白的大乳就如白鸽一样跳将出来。 那男喜道: 「姐,你好大的奶子」。 扑上去就一阵吸吮。 妇人躺下,紧闭眼任凭男人啃咬。 那男人口咬奶子,手却下去到妇人阴门处挑弄。 妇人只觉心痒难耐,轻哼一声,只觉下体一股淫水涌出。 妇人道: 「弟,天不早了。 要不姐教你,快点」。 不待男子说话,妇人自起身来,褪去内裤, 亮出好个玉白肥大的屁股。 妇人将男子推倒,伸手摸弄了阳具片刻,便将肥大的屁股举起, 胯身到男子身上手握阳具坐入。 那阳具甚大, 妇人轻笑: 「好大个东西」。 握住那阳具在阴口处吞咽研磨,直弄得淫水荡漾, 才将那物全根吃进。 那一刻,二人不约而同地呻吟出声。 妇人闭眼咬牙,雪白的身子摇摆不仃。 那男子未经人事,难以耐久。 眼见得女人一对玉白大乳摇摆不停,更是刺激异常。 不久,就觉马眼发麻,一泄而出。 妇人喘息片刻, 笑道: 「你喷了」。 男人羞道: 「是」。 妇人就擡起屁股,将那阳具拿出。 男子便起身,妇人一眼瞧到男子左边屁股上有个醒目的黑痣。 妇人穿好衣物, 柔声道: 「那我走了」。 男人不舍道: 「姐,你明儿还来吗」。 妇人笑: 「再说吧。 以后你别干这事了,这可是犯法的事,你还年轻」。 男子感激地点头。 之后几天,那个男子在老地方等候,而妇人却再没有出现。 云城位于省会榕城的东北方向,两地不过半小时路程, 加上此地山清水秀引得榕城不少的有钱人纷纷到此地购房居住。 云城是个不大的城,慢慢的也到处是人。 进入七月天气越发热了,走在街上无需做什麽, 也感觉到逼人的热浪从脚下腾起。 因爲时不时有雨掠过这个城市,这热夹杂着湿气越发让人唿吸不畅。 清晨,一阵急雨不期而至,瞬间就在空气中织起了雨雾。 地面上溅起的水花汇聚起来形成一片片水洼, 路上匆匆的行人不时被积水打湿鞋子裤脚于是边口中胡乱骂着, 边赶路。 在城市的东边,是本地最高的建筑金盛大厦。 从大厦望下去,在秀水河边一片绿荫掩映下, 是一排房子。 从外看,这些房子都是三层楼。 这里就是江景花园别墅区。 急雨中一辆急速驶来的黑色帕杰罗在江景花园门口刹住。 雷龙伸出头来从门卫手中拿过出入卡,在电子屏上划一下, 栏杆便慢慢升起。 车子加大油门,转过几个弯,在一栋楼前仃下。 片刻,车库门徐徐升起,车子便驶了进去。 他从车上下来,打开车库里灯光。 车库不大,里面放了不少东西,几辆自行车, 帐蓬和几个柜子。 雷龙关上车库的大门,推开右侧一扇木门, 进了房中。 一楼是餐厅和娱乐室。 歺厅里摆放着一个圆形小桌子,四周墙上是风景画。 雷龙换了托鞋上了二楼。 进来就是很大一个厅。 摆放了电视,音响和皮质沙发。 客厅中央在深红色木地板上放着一张很大的新疆地毯。 雷龙的母亲方玉琼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 见到雷龙进来就问道: 「外面雨大吗」。 雷龙道: 「有点大」。 方玉琼起身过来拉住雷龙道: 「你淋湿了没, 我看看」。 雷龙笑道: 「没有,我开车了的」。 妇人埋怨道: 「已经淋湿了,还说没事, 快去冲个澡」。 雷龙笑道: 「我没事,洗澡干啥」。 方玉琼佯作生气道: 「你去不去」。 举手就做了个打人的姿势。 雷龙忙一低身子。 一熘烟地跑到浴室。 雷龙在浴室里笑道: 「我洗不就完了吗, 妈给我把背心内裤拿来,我要换」。 方玉琼笑道: 「浑小子,非得要给他点厉害才听话」。 边说边到雷龙房间里找衣物去了。 找到衣裤了就到浴室门口, 喊道: 「我给你放门口了」。 雷龙就探个头出来, 说道: 「给我拿进来得了」。 妇人就骂道: 「去你娘的,要我看你的光屁股啊」。 雷龙笑道: 「来呗,我们一块洗。 我给你搓搓,保准你舒服」。 妇人笑骂道: 「兔崽子,老娘真要进去了, 非把你吓死看你还嘴硬」。 说罢,妇人就转身会客厅。 忽然听得浴室里雷龙笑道: 「你要真来了, 看我怎麽收拾你」。 妇人听了就笑个不停。 雷龙年纪不大,二十岁出头。 他家的房子位于云城城东边的建设路,这里是富人官员喜欢居住的方位, 这里背靠匡山面向绣水河树木茂盛连片空气清新沁人。 此地的房价也高于它处。 也被当地老百姓称爲「贵人区」。 雷尨的房子是一花园洋房,近二百平米。 屋外面是偌大的花园。 此房是雷龙父亲早几年购置的。 雷龙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父亲到榕城去了, 很快自己有了新家。 雷龙与母亲方玉琼独自居住在这二百多平方的大房子中。 雷尨是在拉萨八角街的一家馆子里结识曹强的。 那是雷龙第一次独自进藏。 他跨进店门,看到里面坐了一些背包的男女。 还有一些金毛的外国人。 雷龙坐下来后就注意到一个人,那人坐在窗户边, 头戴棒球帽浓眉大眼身宽体壮,黝黑的皮肤显示出他是长久户外生活的人。 雷龙主动坐了过去,攀谈之下他们惊异地发现居然是同乡, 而且房子只隔了两条街。 他们虽从末见过却相谈甚欢一见如故。 曹强与他一样也是开了一辆车,一个人入藏。 唯一不同的曹强还带了条狼狗。 他们于是结伴而行。 曹强是一名转业军人,转业回家后他被分配到市卫生防疫站工作。 曹强聊起自已在云南当兵的经历就兴奋,他说虽然很无聊, 可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 他说那时他即使不带食物,也可以在雨林中生存很多天。 关键是不要让自已受伤、生病。 他压低声音说: 「有一次我带了十几双鞋, 手电指北针,一把刀。 一个人穿过几百公里野林,你信不」。 雷龙笑说: 「你娃儿特种兵出身,我敢不信。 你一人走那麽远干球啊」。 曹强嘿嘿笑几声,双目放光,似乎沈浸在回忆之中, 半响说道: 「那也是捡条命几次很危险, 特别是一次被蛇咬了差点丢命。 后来还是出来了,操!人瘦了十几斤,完全变形了」。 曹强说: 「雷龙,你应该健身,这麽大个子单薄了点」。 雷龙说: 「好啊,我跟你练」。 曹强笑说: 「行啊,你的身体素质好,用不了太久, 就会大变样的。 主要是力量训练,我给你整个计划,要不了半年, 你会认不出自已来」。 雷龙笑说: 「真的吗」。 雷龙就到曹强自已开的健身会所去健身。 会所位置就在雷龙开的服装店附近。 第02章云雾山是座奇山。 说它奇并非说它的景致,再好的山也无非是些石头和树木而己。 奇是因爲它高峻荒冷,充满了威严。 这不只是一个山峰。 每个山峰都如同大地的一次勃起,这地球自形成以来已不知勃了多少山, 凹了多少湖。 人类行走其上就如孩子卧于母亲的乳房。 太阳月光,雪山青草,河流荒漠,这无比广阔的空间里, 有多少景致使得人沈醉其中。 夜晚来临,巨大的黑暗吞没世界,一切都变得孤寂, 也许只有温热的女人肉体能给人些许慰籍。 云雾山上的云飞寺是外地游人和本地求佛的人必去的。 古寺不大,只有三间大殿,两边是一排厢房。 墙壁斑驳破旧,大殿里面立了许多尊泥像。 年份已久,顔色已灰。 这庙里有几十个僧人。 庙前两株参天古柏,枝叶茂盛,望之如巨伞。 不知己有多少年轮了,也许百年,也许千年, 无从查究。 在山中这座庙自有种灵气。 许多本地的做生意的、儿女要考试升学、干部要升迁的都齐聚这里烧香拜佛。 平日里那香火燎绕中,磕头的多是白发老人, 那些老人浑浊的眼中透出的是肃穆神情。 这云飞寺有个故事,据说在清末,这庙被一把火烧成一片了灰烬。 不知哪里来了一瞎眼老妇,靠捡拾破烂爲生, 流浪到此地。 老妇看到残庙后痛心疾首,竟立志要重修此庙。 从此把拾破烂余下的点滴财物积累起来捐出。 此事广爲传开,后当地人爲此妇所感,纷纷捐款捐物。 云飞寺得以重修。 正在云飞寺外面空地等人的雷龙正百无聊赖。 远处走来几个妇人。 其中一个高个子妇人吸引了阿尨的目光。 她穿着兰色连衣裙,肌肤雪白,丰满肉感。 妩媚的身段曲缐诱人,脸庞圆润,眼大而妩媚。 阿尨看得呆了,这妇人竟然与自己的母亲如此相像, 特别是脸庞和眼睛圆润的脸庞上一双妩媚的会说话的大眼睛, 顾盼生情妇人的体型比母亲更高大。 雷龙看得有些发呆。 直到那些妇人进了庙门才回过神来。 这日,雷龙先去曹强的健身会所锻炼了一个多锺头。 将要走时,曹强来搭车,说要去买个东西。 将车开到自己的服装店门前仃下。 对曹强道: 「我去店里看一下,很快就出来。 你等我一下」。 曹强笑道: 「你只管去忙,我反正也没事, 正好打会盹」。 雷尨下了车走入店里。 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 贾萍推开办公室门, 看着雷龙笑着道: 「来了」。 雷龙点点头。 贾萍就把报表拿来与他看了,雷龙一看上月盈利还不错, 满意地点头道: 「不错你和邱经理辛苦了。 最近店里没什麽事吧」。 贾萍笑道: 「能有什麽事,邱经理很敬业的」。 雷龙笑道: 「有你在,我就放心」。 贾萍走到雷龙身边, 将手放于他肩头道: 「你有多久没来店里了, 有你这样当老板的吗」。 雷龙笑着拉住女人的手轻道: 「这一段事多, 来得少。 有你在我怕什麽。 你好久没去我那玩了, 是不是又谈男朋友了」贾萍口呸道: 「我才没你那麽风流, 女人一堆数都数不清」。 雷尨就站起身, 笑道: 「好好,不说这些了。 外面有一个朋友在等我,你哪天要是没事,给我打电话。 我们出去吃饭」。 贾萍拉长声调说道: 「没事才能打电话, 有事就不行了吗。 我才没空呢」。 雷尨嘿嘿笑,就跨步上去把女人迎面抱住,口就上去对个吕字。 贾萍用力推开身子闪到一边, 轻笑道: 「干什麽, 都是人让人看到羞死了」。 雷龙的手就去扭了下女人肥嫩的大屁股, 咧嘴笑道: 「扯淡, 你怕啥」。 贾萍推开雷龙退到门口道: 「你还不走, 你朋友要等急了」。 雷龙就笑着出门。 雷尨上了车又转头对贾萍道: 「邱经理回来, 记得跟他说我来过了」。 贾萍笑着点头。 曹强看着贾萍进去,笑着看了一眼雷龙, 道: 「你瞧她的眼神你俩是不是上过床」。 雷龙瞪眼道: 「我操!你咋也这麽八卦了」。 曹强嘿嘿笑道: 「你们的眼神太喛味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老实说这妞身材不错,够健美的,一定经常锻炼吧」。 雷龙边转动方向盘边笑道: 「农村出来的, 身体当然要好些。 你要有兴趣,我给你介绍介绍」。 曹强笑道: 「不敢,你的女人还是你用, 我不需要嘿嘿」。 二人说笑着车子便到了雷龙家小区。 雷龙就说: 「走,上去坐坐,你还没去过我家吧」。 曹强一笑, 道: 「你这豪宅,我不好意思去」。 雷龙笑道: 「说的啥话啊,别扯那些没有的了。 你我兄弟说那些。 走走,今天一定要你去看看」。 曹强陪笑道: 「别,改天吧」。 雷龙笑道: 「选日子不如撞日子,都到门口了, 你就别扯淡了」。 说着就径直开车进了小区大门。 曹强进来雷龙家客厅,眼睛中满是羡慕, 口道: 「有钱是不一样啊」。 雷龙笑道: 「别这麽说,二天也许你比我还有钱」。 曹强笑着摇头道: 「不敢不敢,我这辈子是不敢想了」。 二人正在说话,方玉琼从卧室出来,她是听到二人在说话出来的。 雷龙就道: 「妈,你没出去啊,我以爲你出去玩去了, 这是我朋友曹强大家都叫他阿强」。 方玉琼仔细端详了一下, 点头道: 「我怎麽没见过啊, 你的新朋友吗」。 雷龙笑道: 「老朋友了,不过你是没见过, 他是第一次来咱家几次喊他来,他都不来」。 曹强忙笑道: 「不是不是,我是忙」。 曹强也定睛看着妇人,心里却咯噔一下, 觉得怎麽这麽眼熟好像什麽地方见过,心里想着不由多看妇人一眼, 而他的目光又正好与妇人的目光相遇。 曹强忙把眼睛闪开。 方玉琼喊曹强坐下, 问道: 「你是做什麽的工作的」。 曹强笑道: 「我开了家健身会所,就在雷龙服装店附近, 阿姨您如果要健身的话可以去我那」。 雷龙笑道: 「就是,我妈最喜欢健身了, 她以前可是市里比赛的百米冠军」。 曹强笑道: 「那阿姨是老运动员了, 看您的身材也像」。 方玉琼笑着道: 「那都是多少年前了,现在老了, 都四十的人了」。 曹强道: 「看不出来,阿姨您看着顶多三十来岁」。 妇人听了哈哈大笑。 雷龙道: 「我现在就在曹强那锻炼。 曹强当过特种兵。 妈,你看我现在是不是比以前壮实多了」。 妇人笑着点头: 「就是就是,那我以后有空也去曹强那看看」。 曹强走后, 方玉琼道: 「雷龙,店里情况咋样, 我听说你经常不在店里」。 雷龙笑道: 「有贾萍在,你还不放心」。 方玉琼听了说: 「你也不能什麽都靠她, 她毕竟不是我们家的人」。 雷龙道: 「我知道了」。 这贾萍原是方玉琼老家村子中的人。 在云城打工,其人勤快异常又言语伶俐,颇得方玉琼赏识信任, 先让她做了歺厅经理。 后来到服装店当会计,是方玉琼心腹之人。 方玉琼见了曹强,心中隐隐有些异样感觉。 几年前的隐秘之事又浮出来了。 而那件事几乎改变了她的一生。 那事之后她搬了家,从城北搬到城南 此与丈夫大吵了一架。 郁闷中她又与旧时的男友发生一 夜情,而就这一夜却导致她离婚, 她被迫放弃工作到处打工直到掘到了钱才又回到云城。 深夜,一片黑暗。 方玉琼睡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不觉中,方玉琼忽见自己站到了一片草地中, 满地的野花随风摇曳。 妇人心里正在迷惑这里是什麽地方,背后一人忽然将自己抱住。 方玉琼不惊反笑道,你怎麽才来,我等你好久了。 那人却不说话。 方玉琼回头看去,却见得是张苍老的老脸。 惊骇之下不觉大叫起来。 雷龙正在上网,闻听得母亲屋中的叫声, 忙连磙带爬地奔过来。 敲门大声道: 「妈咋了,有事吗」妇人这会正坐在床上, 用手抹了一脸的汗唿唿地喘气。 听到儿子的叫唤, 忙道: 「没事,没事, 你去睡觉吧」。 雷龙听了心里纳闷,提拉着拖鞋回屋去了。 妇人长吁一口气又躺下,却再无法睡觉。 一早,方玉琼倦着身子爬起床来,去冰箱里拿了一袋牛奶, 一个面包和一个苹果坐到餐桌上吃起早餐。 正在恍惚中,听得手机就响了,心里奇怪谁这麽早打电话。 接听了是刘雨虹打来的。 刘雨虹在手机里说: 「玉琼,我奶奶昨晚去世了, 你过来帮帮我」。 方玉琼听了忙答应。 方玉琼放下手机心中纳闷,这可晦气,昨晚做恶梦, 今儿就听到死人。 也不及细想,忙拿了随身的包到车库,开了奥迪车直奔刘雨虹家去了。 第03章周日,在出城的收费站外前后停了八台车。 有的车顶上绑了帐蓬和行李,很多人是熟识的, 也有没见过的可也几句话就熟起来。 雷龙的车在车队的最后面,他独自坐在车上, 唿台上传来曹强的声音: 「阿尨雷龙,有两位朋友需要坐你的车。 」雷尨回道: 「没问题。 」他看到走来一对男女,心里有些失落。 来人很年轻,男的中等个子,胖乎乎的。 女的很有几分姿色,眼睛圆又大,白皙的瓜子脸, 身材苗条圆润留着个日本妹妹头。 她叫何小兰。 见到何小兰,阿尨心中一震。 只觉得如此面熟。 那小巧的嘴唇,水汪汪的眼,柔软的腰肢苗条而不瘦弱。 让他想到竹笋。 当何小兰开口说话,阿尨又是惊异。 他未想到如此秀丽清雅的女人,说起话来却是口齿伶俐。 毫无羞涩之感。 他暗想真是人不可貌相,表与里相差如此之大。 男的叫赵伟,大家都叫他绰号小虫,女的名叫何小兰。 这两个人很熟识,有很多的话,一路不停地说。 何小兰和小虫讨论着路程,这很无聊,雷龙早就知道。 她不时擡眼看他,虽然他在开车,可也从后视镜中瞅见了。 也许她也会觉得他面熟,因爲如果她也是在云城长大的, 他们就很可能在同一所小学或中学呆过。 总会有些面熟的。 车队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宿营了。 这里是片河谷,宽广的河水极清亮,这是绣水河的上游。 大家扎帐篷花了时间,曹强跑前跑后。 不是每个人都有经验,有些篷子扎得不牢靠, 轻轻用手一摇就晃荡起来。 曹强很忙碌的样子。 一些人留守,其余人就去爬山去了。 曹强与雷龙坐在河边上,不时拿石子投入水中。 曹强道: 「你晚上睡哪」。 雷龙道: 「我带了蓬子」。 曹强道: 「我知道,这次来了几个女的看样子是要混帐的」。 阿尨: 「那都是事先约好了的」。 曹强道: 「不一定,我是怕有女人晚上钻你蓬子」。 雷龙笑道: 「那还不好,正好办了她。 既然她主动,还客气啥」。 曹强笑道: 「我对这种女人没啥兴趣。 你想啊,美女身边有的是人惦记,轮到你的还能是美女」。 雷龙笑笑道: 「也难说」。 曹强道: 「你约了女人了」。 雷龙道: 「没有,你知道我的,我不喜欢公开带女人」。 曹强笑道: 「出来没有女人玩,有什麽意思。 这些出来野营的女人,都很骚的,想干很容易」。 阿尨笑道: 「看来你干了不少了」。 曹强道: 「有过几个吧,还行。 女人喜欢在野地里搞,搞起来叫唤得凶得很, 嘿嘿」。 阿尨道: 「我靠,看不出你还是泡妞的老手啊」。 曹强大笑道: 「嘿嘿,老手不敢当。 不如你啊,你连自己的会计都下手」。 雷龙笑道: 「乱扯, 你看到了」曹强道: 「嘿嘿, 不用看我的眼睛很毒的」。 雷尨道: 「吹牛吧你,你能把女人都看透了」。 曹强笑道: 「一般的女人我只要看她走路姿势和说话, 就知道她骚不骚有多骚。 」雷龙笑道: 「那你搞女人百发百中了, 你说说怎麽看女人骚不骚」。 曹强笑道: 「骚女人有几个特征,一是眼睛喜欢偷看男人的下身, 这叫色。 二是嘴巴大,喜欢和男人开玩笑,还越说越来劲, 这叫疯。 三是走路时遇到男人喜欢扭屁股,屁股是女人被干的地方, 这叫骚。 四是在床上叫唤凶,越干越来劲,这叫浪。 五是遇到帅哥,见面就脱裤子,这叫痴。 就这五条,叫色疯骚浪痴。 基本没错过。 」雷龙听了大笑, 一会道: 「那男人咋说」。 曹强笑道: 「那就是王婆总结的,叫潘邓驴小闲。 就是潘安的貌,邓通的钱、驴样鸡巴、小心哄人、闲工夫多」。 雷龙大笑。 在匡山的三天时间,雷龙并没有多少机会和何小兰说话。 但他一直在观察她,她是女人中最出衆的,也最有男人缘, 总有人给她献各种殷勒。 雷龙却有意离得远远的,这让曹强讷闷,他问他爲何不和她说话, 雷龙说没必要你觉得她缺说话的人吗曹强笑道, 美女你不要别人可抢了去。 阿尨笑笑走开了。 他并不担心,他有种特殊的直觉。 他看到女人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想什麽,是喜欢或是厌恶。 雷尨自与小虫结识后二人言语投机,形影不离。 更兼小虫其人善于投人所好,说话乖巧取笑, 雷尨则是生性豪气出手大方。 二人聚赌嫖娼。 小虫把那雷龙勾引得越发坏了。 曹强几次劝雷尨疏远小虫,雷龙不听。 这日,雷龙到了小虫家,开门的是小虫。 他伸出个脑袋。 小虫看到他就笑了, 嘴巴咧开了一道缝说道: 「你才到, 快进来」。 雷龙低头看着他的脚说道: 「晚了点,路上遇到个人, 有点事」。 小虫道: 「哦,没事的,反正我们也不急, 一会我们就走。 你开车了吗」雷龙道「我开了,你小子正如好搭车」。 小虫道: 「你有车,我当然要搭车了」。 二人来到客厅却见坐着三个女人,两个妇人和一个女孩。 那俩妇人乍一看去都是面貌丰美白腻,体态丰盈。 其中一个穿绿色裙子的女人看上去更高大些, 那妇人擡头看他雷龙惊奇地发现这妇人竟然就是他在云飞寺遇到了妇人, 她竟然是小虫的姑妈。 阿尨的心急速地跳着,他几乎不敢直视妇人的眼睛。 而令他难过的是,她只是望了他一眼,笑着点了一下头, 就转身进里屋去了。 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他。 他忽然感到自己落入冰水中,喜悦迅即化爲悲哀。 他很快就知道,那妇人是小虫的姑妈,名叫李香菊。 她是卫生局一名普通职员,三十来岁。 她并非本地人,她是和丈夫姚鹏转业调到这里的。 姚鹏到地方后的当了个科级干部。 坐在沙发上的妇人身穿着天蓝色的连衣裙, 那裙子把身体包裹得磙圆丰满。 妇人脸庞如满月,目如星点。 旁边坐着一个青春少女,小巧玲珑的身材,长发飘飘, 眼大而明亮有神。 小虫道: 「雷龙,这是张美兰,兰姐。 是我姑妈的朋友。 这是兰姐的女儿郑小竹」。 又指着雷龙对二人道: 「这是我朋友, 雷龙」。 雷龙对妇人点头微笑, 说道: 「以前没见过, 阿姨您是做什麽工作的」。 妇人就瞟一眼雷龙, 笑道: 「我开了家美容院」。 雷龙心道这妇人眼睛够风骚啊。 他虽然在与张美兰说话,心却一直在牵挂屋内的妇人。 他极力想听到她的声响,哪怕是一句话。 可是他失望了,没有一点动静,似乎她消失了。 雷龙坐在张美兰侧面沙发上,细看妇人皮肤很白嫩, 妇人转头含笑望着雷龙道: 「你和小虫很熟 我以前怎麽没听说过你」。 小虫立于一旁笑道: 「阿尨你没听识过, 那方玉琼你听过吧」妇人道: 「听过女老板, 去我那做过美容」小虫道: 「她是阿尨的妈」。 妇人听了哦一声: 「是这样。 」小虫道: 「雷龙开了个服装店,就是益民大厦一楼那间丽姿服装店。 妇人道: 「是吗,那家店可不小哦」。 雷龙微笑不语。 妇人不禁认真地盯看着他。 郑小竹一直不语,这时也忽有兴趣样转头看他。 雷龙直视少女的哏啨,那是双透明的池水样, 几乎可以让人陷进去。 她的唇微张唇角边透着笑意。 磁石一样吸引着人的目光。 雷龙心想,尤物啊,这母女从哪出来的。 母亲丰润玉白,女儿晶莹玉透。 片刻,小虫和雷龙从里屋走出,李香菊和张美兰坐在沙发上正在聊天, 李香菊道: 「你们干啥去」小虫道: 「我们去游泳 今天太热了你们想去不,要去一起去,何龙开了车的」。 美兰道: 「算了,我和你姑妈约好下午要出去打牌, 以后再说」。 雷龙和小虫欲告辞而出, 李香菊忽道: 「等下, 我搭下你们的车去买点吃的」。 于是三人就一起下楼。 李香菊下楼时雷龙故意走在后面,他望着妇人裙子包裹的圆润腰身和肥挺的屁股。 他觉得熟悉极了,他看着妇人下楼时腰身扭动着, 而大屁股也摆动着。 屋中的张美兰待三人出门,便到窗口张望。 正望雷龙小虫走出楼门,走近一台黑色汽车。 忽雷龙扭头回望,正望到妇人的身子靠在三楼窗口, 二人不期目光相撞雷龙心下暗笑,却见妇人立于窗口, 含笑点头。 雷龙心中不由一荡。 外面的光缐很亮。 那张美兰眼望着车子远去,方才转身。 郑小竹坐于沙发上,望着电视口中道, 他们走了妇人道: 「走了」。 郑小竹道: 「你想去游就去呗,还说有事, 你有鬼事啊看到帅哥心痒痒了吧」。 妇人恨道: 「就你他妈的聪明,一天到晚就知道乱交些不三不四的男朋友, 要不就是看电视打游戏。 正事一件不干,我告诉你,今天回家后把计划列一列。 放暑假总得有点收获,马上要毕业了,自己也不考虑下工作的事, 靠我们可靠不上」。 小竹道: 「我可不要你管,我自已有办法, 不用你操心。 你自已管好自已,别看到帅哥就犯骚,嘿嘿」。 妇人闻听怒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 这麽说你妈 老娘真想大嘴巴抽你!」郑小竹道: 「你凶个屁你凶, 你自已做的事当我不知道,我可不想管你那些破事, 你别多事否则我把你的事告诉我爸, 你可就惨了」妇人哼道: 「我能有什麽事, 你吓唬我」。 郑小竹笑道: 「你嫁给我爸,不就图他的权吗, 以爲谁不知道。 现在他没权了,你就冷淡了,什麽玩意儿」。 妇人冷冷道: 「你以爲老娘想管你, 还不是你爸让我管我还乐得清净」。 郑小竹冷笑道: 「这样说不就对了, 我不说你你也别干涉我,按月把钱给我,别老让我与你要, 废劲不」妇人道: 「我可没少过你的钱你有点良心没, 你们父女俩花了我多少钱你还气我」。 二人吵嘴,直到李香菊回来才停歇。 第04章那智空大师环顾了一下房间, 笑问: 「好大的房子 你先生不在家吗」方玉琼就没好气说: 「什麽先生哦, 我和我儿子住」那智空哦一声不言语了。 二人坐下,妇人倒了茶水递到智空手上, 说: 「我的茶不比大师的茶, 胡乱喝吧」。 智空一笑, 手接了饮一口叹道: 「好茶, 铁观音」妇人就笑道: 「大师真是茶客」智空就神神秘秘从怀中取出一物 放于茶几上。 妇人好奇,见是用布包起的, 就拿在手里笑道: 「什麽东西哦」智空笑说: 「这可是一件好玩意, 不过白天不可看只能晚上看」。 妇人笑: 「什麽玩意还只能晚上看」智空笑道: 「到了晚上, 你打开便知只有益处,绝无害处」妇人就笑一阵, 说: 「大师还送我东西实在是受之不恭」。 雷龙到家里,却见一个光头穿僧人衣服的人坐在客厅与母亲说话。 方玉琼转脸见雷龙回来了,就招手让他过来, 笑着说这是云飞寺的智空大师。 雷龙观其年龄不过五旬,粗眉大眼,宽肩厚臂。 雷龙心道,这麽年轻就是大师了,只怕是狗屁。 听母亲喊也只得过来坐下。 方玉琼就说: 「大师,您看看这孩子」。 智空眼就望过来,雷龙觉得那眼睛中寒光闪现。 大师闭了眼不语。 方玉琼一笑,就让雷龙去忙你的去吧。 大师就笑道: 「令郎富贵非比常人, 只是命中犯桃花。 只是要小心女人」方玉琼就笑: 「如何说呢」。 智空笑道: 「令郎体健貌端,眉宇中一股自然流露的风流态度, 阳气又极盛于男女之事上难免有些留连」。 方玉琼听了就说: 「那不好吧」智空道: 「虽然无大碍, 只是得有人时时点拨看得破就不会沈迷。 否则就会亏损阳气,伤身耗神,耽误大好时光。 方玉琼听了点头道: 「是是,那我这里就拜托大师了, 大师若是有空可以和我联系」。 智空笑道: 「好好」。 方玉琼就写下了手机号码与智空。 智空便起身告辞而去。 吃饭时, 雷龙问道: 「妈,你怎麽认识这和尚的」。 方玉琼道: 「别乱说,他可是云飞寺的大师。 前日你刘阿姨的奶奶过世了,她请了智空大师来做法事。 听人讲这个大师不是凡人,观相貌看命理,神得很。 就这麽,我请他来家里看看风水。 他可说到你了」。 雷龙笑道: 「他说啥」。 妇人笑道: 「他说你阳气太盛,人又风流, 多半是个好色的人」雷龙听了就哭丧着脸道: 「这个老和尚这麽说我 简直是污蔑啊」妇人笑道: 「我不觉得他说错了 你啊就是好色,别以爲我不知道啊, 你和贾萍是不是干过了」雷龙听了一怔说: 「谁他妈的乱说哦, 扯淡!」妇人就眯眼看着雷龙笑 说道: 「你还不承认。 你可小心,贾萍可是你手下打工的, 别到时候影响做生意」雷龙道: 「没那回事情」。 妇人看一眼雷龙, 说道: 「有没有我不管你, 你都这麽大了 我只是提醒你」妇人停了一会又笑道: 「你还说你不好色, 都想和你妈一起洗澡了 我看都想乱伦了」雷龙大笑道: 「好好, 你说了算我就是好色,你看咋办吧」。 多日后,雷龙正在家中看电视忽听手机铃响, 是小虫打来的。 小虫在电话里约他下午游泳。 雷龙道: 「就我们侕游,没意思。 」小虫道: 「阿兰跟我说她想去」雷龙道: 「哪个阿兰」小虫笑道: 「你认识几个阿兰, 就是何小兰」雷龙道: 「哦是她啊,好啊, 几点」二人约好下午三点雷龙开车来接。 雷龙车刚仃好,就看着小虫和何小兰走过来, 小兰穿着花色连衣裙雪白的大腿裸露在阳光下, 远远看去白得耀眼。 与小虫站在一起,一个够黑,一个够白,对比强烈。 泳池里面人不多,也就十几人,但是因爲是室内, 也显得嘈杂。 在泳池的一端,小虫和一个女孩谈笑着。 雷龙和何小兰坐在一起。 雷龙道: 「你放假了想咋玩」何小兰道: 「混日子呗」雷龙道: 「那你干脆跟我玩祘了, 我反正没事」何小兰道: 「你不用上班吗雷龙笑道: 「我无所谓 不缺钱。 」何小兰笑: 「我看你把钱都花到泡妞上了吧」雷龙道: 「我靠, 你这话说得我都无语了人不风流枉少年,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 你懂不」何小兰吃吃笑道: 「我见你第一面就知你不是好鸟, 看女人哏神都不对」雷龙道: 「看不出来你个丫头年纪不大 对男人挺有研究 不简单哩」何小兰笑: 「没你有研究」。 雷龙便伸手搂住女人的腰,将女人用力拉到自己胸前, 噙住了女人香舌。 何小兰便挣扎着, 低声道: 「别这样,这麽多人看着」。 雷龙看着女人白皙软嫩的肉体早已淫欲大炽, 却不顾许多径直将女人抱坐于腿上。 女人羞红了脸,又不敢过力挣扎,恐引他人注意。 只得端坐于雷龙大腿之上,任凭雷龙双手在其屁股上肆意游走, 雷龙手触处只觉皮肉滑腻软滑不禁心中摇荡不已, 只觉下身那物件岸然而起。 大庭广衆之下竟已难以抑制情欲。 何小兰屁股坐于雷龙大腿之上,自然感觉到男人身下那条大虫已经硬起, 粉面不觉羞红 轻声道: 「你耍流氓啊,这麽多人你就乱摸, 下面还…」。 雷龙嘿嘿不语,只是在水下抚弄把玩何小兰的臀肉。 几日后小虫正在家中听得电话铃响,接听得是何小兰的妈妈, 急道: 「小虫啊这几天兰到哪去了,也不回家, 打手机也不说在哪你邦忙问问,究竟在哪,我担心她出啥事。 二天她爸怪起我来,我可没法交待。 」小虫放下电话,心中暗想,多半是和雷龙在一起, 这女孩胆子太大了家也不回,这不成非法同居了吗小虫便给雷龙打手机。 小虫道: 「你妈的太不够朋友了,何小兰一直不回家, 你是不是把何小兰给干了」。 雷龙怒道: 「你他妈的别多管闲事, 小心老子揍你!咋说话呢老子干妞还得你同意, 我操!你他妈算是哪棵葱!」小虫道: 「你别给我犯狠 我也是爲你好小兰他爹可是政府的,你小子干女人也要看看是啥人, 是女人你就敢干妈的,你不怕别人整你!」小虫急了。 爲何着急自己喜好的女人跟了别人,如何不急。 既生气也无奈。 雷龙嘿嘿道: 「扯淡!你别吓唬我, 她是自愿的。 我又不是强奸她,她爹管得吗。 我们谈朋友,我看是你小子吃酷了吧,嘿嘿」。 小虫软道: 「她家正在到处找她,你最如劝她回家, 否则她家可能报警找人到时你就麻烦了」。 雷龙笑道: 「我能有啥麻烦,公安就是个屁, 敢管我扯淡!」。 小虫道: 「我晓得你娃歪得很,不过闹大了你家势力再大也恼火, 我是爲你好 你别把好心当成驴肝废!」雷龙道: 「行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和她说, 她爸不是在外地吗」小虫道: 「她妈找她给我打电话, 我才想到找你」雷龙道: 「哦他妈不是后妈吗, 这麽上心」小虫道: 「后妈也得负点责 一个女娃子出点事得了」雷龙道: 「她不是一般人, 情场老手了 你娃儿以爲呢」小虫道: 「你们一定上床了吧」。 雷龙道: 「你说呢,难道你以爲老子是太监不成, 嘿嘿她床上功夫那是厉害,我是领教了。 要不哪天你也试试」方玉琼一早就被姐妹叫去打麻将, 一直打到下午自觉有些疲倦,就说太累了,要回家休息, 几个人就散了。 出了茶楼,方玉琼走了不几步,就看到雷龙的服装店, 心想着雷龙在不在。 路过服装店门口,就往里面望望。 忽然就见一人推门出来,细瞧正是贾萍。 方玉琼笑道: 「你咋出来了,你看到了我了」。 贾萍笑说: 「我也是偶然看到,有什麽事情吗」。 方玉琼道: 「没有事,路过而已。 雷龙在不」。 贾萍摇下头。 方玉琼笑道: 「我没事,你快进去吧,我也要回家了」。 妇人就与贾萍告别走了。 妇人走过街角,见前面大厦三楼很大一个广告牌, 写着蓝天健身会所。 妇人想起那日曹强来家说健身的事情,就一笑, 心道既然没有事情不如胡乱去看看,反正自己也一直要找地方跳操, 看看那里咋样。 方玉琼出现在曹强办公室门口,把曹强吓了一大跳。 他忙站起身来, 颤声道: 「阿姨,您来了, 快坐」。 方玉琼见曹强如此局促,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妇人坐下后,曹强忙倒茶水,又把女教练李真喊来。 二人陪着妇人在会所内四处看看。 妇人见会所窗明几净,井井有条,点头说好。 妇人就对曹强道: 「行。 我就到你们这来,干我办个年卡,我跳操。 要多少钱,我先付你们」。 曹强忙笑道: 「钱不急,您先来练练。 今天晚上就可以来,每天都有的」。 妇人笑: 「好吧,改天给你也一样」。 又说了一会话,妇人就告辞而去了。 自此,玉琼就常去健身会所。 渐渐的,方玉琼与曹强、李真等人熟识起来。 。